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现代埃及:历程以及多重因素(4)

2011-07-15 11:35 作者:李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9期
从某种程度上说,2005年穆巴拉克亲自导演的修宪关闭了反对派竞选的大门。所有的尖锐的社会矛盾依旧存在,但是解决问题的政治渠道却被堵死了。穆巴拉克政权由此遭受到了哈贝马斯所说的“合法性危机”。

与贫困相伴生的是较高的失业率。世界银行的数据是15%~16%,埃及政府是8%~10%,民间研究机构的估计是10%~12%,也就是说失业率在8%~16%。与其他陷于危机中的国家不同,人口与就业压力长期困扰着埃及。

失业的直接压力来自人口的快速增长。埃及国土面积约100万平方公里,2/3是沙漠,大部分人口居住在占国土面积不足4%的尼罗河绿洲。埃及1798年前后250万人,上世纪60年代约为2600万,1996年人口普查时为5930万,到现在为8000万人。

200年间人口增长了30多倍,增长率全世界罕见。每25年埃及的人口就要翻一番,埃及政府统计,埃及日均增加人口4500人,年均增加超过160万人,人口出生率为21.27‰。平均每一名埃及妇女生5.4个孩子,预计到2025年,埃及人口将达1.4亿。

90年代埃及的失业问题已经到了相当危险的程度,以致《埃及全面发展报告》(第一期)宣布:就业问题是当前埃及经济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失业问题已到了危险的边缘,将危及政治和经济的稳定、社会和谐。

从纳赛尔时代开始,埃及提供免费教育,每年都有50万~60万的大学生进入就业市场。政府必须每年创造100万个工作机会,才能基本解决就业问题。但埃及的失业从本质上讲是结构性失业,即国民经济无法为每年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创造出足够的就业机会。

英国殖民时代,棉花成为主要作物,以满足英国纺织工业对原棉的需求。以棉花为媒介,埃及较早地卷入世界市场,造成埃及现代化的畸形发展。即产业结构十分落后而不均衡,却又深度卷入世界市场。

埃及经济是一种严重依赖外部资源(外援和外资)、极易受到外部因素影响的畸形的消费型经济。长期以来,埃及经济储蓄率低,投资的行业和地区分布又很不平衡,国家投资明显不利于商品生产部门,如工农业、电力和建筑业,而偏向于不直接创造物质财富的流通领域和服务业,如交通运输、苏伊士运河、商业、房地产、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消费型经济的投资格局,不利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使经济发展缺乏后劲,制约了国民经济创造生产性就业机会的能力。

苏伊士运河的税收、旅游业、石油开采和劳务输出是埃及的四大支柱产业。服务业为主导,缺乏制造业基础,不可能长期稳定吸收每年的大量劳动力。从纳赛尔、萨达特到穆巴拉克,经济改革从未间断,但并没有形成竞争力的产业。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埃及的核心产业面目模糊。尤其是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制造”成为世界分工的重要一环。人口众多的埃及,并没有在全球产业链上找到自己的位置。

政府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大量劳动力吸纳进政府机构成为公务员。埃及政府公务员人数多达550万,而维持政府有序、高效运作的实际需求量也许只需要1/3甚至1/4。官僚机构的庞大、腐败及办事效率低下已是历届政府的积弊之一。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