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现代埃及:历程以及多重因素(3)

2011-07-15 11:35 作者:李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9期
从某种程度上说,2005年穆巴拉克亲自导演的修宪关闭了反对派竞选的大门。所有的尖锐的社会矛盾依旧存在,但是解决问题的政治渠道却被堵死了。穆巴拉克政权由此遭受到了哈贝马斯所说的“合法性危机”。

穆巴拉克的政治生涯并不顺利,上台不久便遭遇了长达10年的经济危机。不过1990年的海湾战争,为他提供了转机。埃及坚决支持科威特,并带头参加了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成为美国在中东最重要的盟友。

“投名状”带来了丰厚的回报。美国等西方国家和国际组织共减免埃及500亿美元外债中的255亿。海湾阿拉伯国家不但免除埃及的债务,还向其提供多种赠款和援助。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的帮助下,上世纪90年代埃及开始了一轮新的经济改革。通过降低补贴、削减赤字稳定了宏观经济。

2002年的第二次海湾战争给埃及经济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穆巴拉克一方面减税和简化税收制度以鼓励私人投资,另一方面继续加快对大型国有企业进行私有化改造。这些措施的确带来了GDP的增长,2005年埃及的GDP就回升到了4.5%,2007到2009年埃及的GDP甚至超过了7%,2010年的上半年也达到了5.8%。

但此时的埃及经济已经与全球挂钩,货币自由兑换,资本账户松动,投资主要靠FDI(外商直接投资)。于是在2007年后,埃及与当时东欧、俄罗斯、东亚等国家一样面临了巨大的通胀压力。2008年通货膨胀率达到11.7%,2009年为16.2%,革命前的2010年为11.7%,2011年预计仍将超过10%。

通胀进一步加剧了埃及社会的两极分化,分配极为不均,失业率高居不下。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2007年贫困人口达到了2800万,占国家人口的40%,他们每天的生活费不足2美元。2007年开始的粮食危机带来了社会动荡,食物价格上涨超过了20%,穷人的收入大部分用于糊口。埃及经济的所谓发展并没有改善大多数普通人的生活。

就像萨达特时代的经济部长哈默德·赛耶所说的:“当然,我们的统计看起来是良好的,但这些统计对于街头的人民有什么意义呢?毫无意义。街头的人会问:‘为什么我没有一次乘公交车不是像沙丁鱼一样被塞在里面的呢?为什么自来水不能够达到我三楼的房间呢?’他们是要确凿的证据来说明他们的生活确实得到了改善。”

利益分配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最终,利益的旁观者成为政权的终结者。

失业:社会秩序的敌对者

开罗美国大学的社会学家阿明认为,目前埃及全国人口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富人集团,他们占人口总数的20%,但却拥有社会财富总量的55%,这些人或从政,或经商,他们腰缠万贯,挥金如土;第二层次是中产阶级,他们占人口的20%,占有27%的社会财富;第三层次是穷人,他们占人口的60%,由于收入低下,拥有的财富仅占18%。在穷人阶层中,政府下层公务员占据了相当的比重,他们中具有大学学历的月收入为130埃镑(约合人民币280元),其他公务员的月收入在80埃镑到120埃镑之间。据统计,一个埃及家庭平均每月的生活支出是400埃镑(约合人民币850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