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行走在“革命”后的埃及(9)

2011-07-15 11:09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9期
尼罗河造就了埃及古老而又独特的农业文明,并在此后的几千年时间里不断同化来自各地的侵略者。今天的埃及就是这种同化的结果。

大约3个多小时后,车子开到了位于西奈半岛另一边的亚喀巴湾。让我惊讶的是,亚喀巴湾非常窄,目测不到10公里,对面的沙特阿拉伯清晰可见。这里的海水十分清澈,在夕阳的照耀下泛着浅蓝色的光泽,和周围土黄色的山峰显得不太搭配。海岸线上随处可见废弃的建筑物,据当地人说,埃及政府原本打算把这片沿海地区开发成高档度假胜地,但因为安全问题始终无法解决,一直火不起来,开发商们不得不将其放弃。

来埃及前我曾经听不少人说起过埃及的烂尾楼,传说这些楼都是埃及人为了避税而故意不收尾的。但据我的实地观察,埃及烂尾楼确实很多,但大部分都是真正的烂尾楼,里面无人居住。我猜这很可能因为埃及的局势不稳定,导致很多投资方不得不中途撤资。

我来努韦巴的目的是想去约旦走一趟,其实两国之间有一条现成的公路,开车过去用不了一个小时,只是因为中间隔着一个以色列,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一路上遇到的西方游客都警告我,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如果你的护照上有一个以色列的戳,再想回埃及就困难了。

“我有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因为长相问题曾经被埃及警察当做以色列间谍关了一整天,在监狱里受尽虐待,出来后有3个月不想见人。”我在开罗遇到的一位来自阿根廷的背包客对我讲述了一个他亲身经历的故事。

我还遇到过一位来自美国的女背包客,去过以色列、伊朗和约旦。“我进入以色列的时候让边境官在另外一张空白纸上盖章,所以没遇到什么问题。”她告诉我,“不过我再也不想去以色列了,我亲眼看见以色列人是如何歧视巴勒斯坦人的,这让我对美国政府的中东政策感到十分恶心。”

后来这位女游客又为我讲述了她在约旦的奇遇:“我入境的时候被约旦海关扣了4个小时,受尽了边境官的羞辱,自始至终他们都不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我后来才知道约旦人非常讨厌伊朗,我的护照上有个伊朗的戳,犯了大忌。”

在中东这地方旅行真的要非常小心,因为政治的缘故,这里到处都是人为的陷阱,谁也不知道会掉进哪一个。

于是,我只好乖乖地按照旅游书上的指示,像其他埃及人那样从努韦巴港坐船横穿亚喀巴湾去约旦。两国之间只有一艘渡船,每天往来一次,一旦错过就要再等一天。我到达努韦巴的时候刚好错过了当天的渡船,只好在小镇上住了一夜。第二天我去售票处询问,得到的回答是谁也不知道今天的船几点开,只能等。这一等就是一整天,直到下午15点多钟渡船才驶离了努韦巴港。因为只此一家别无分店,这艘船对外国游客开价70美元,按照埃及的标准来看这简直就是天价。一个小时后,渡船停靠在约旦的亚喀巴港。外国人再次受到特殊对待,边境官收缴了我们的护照,让我们去海关等。这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直到其他人都坐公车离开了港口我们才领回了各自的护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