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行走在“革命”后的埃及(7)

2011-07-15 11:09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9期
尼罗河造就了埃及古老而又独特的农业文明,并在此后的几千年时间里不断同化来自各地的侵略者。今天的埃及就是这种同化的结果。

说到资金问题,当年纳赛尔政府没钱修大坝,美国为了笼络埃及人,答应出资2.7亿美元。后来纳赛尔决定“左转”,美国撤资,纳赛尔被逼无奈,只能将苏伊士运河的经营权收归国有,希望依靠这条运河的税收来筹措修大坝的经费。此举引发了苏伊士运河危机,埃及和英、法、以三国军队在苏伊士打了一仗。最后还是联合国出面斡旋,才逼得以色列撤出西奈半岛,把这条运河还给了埃及人。

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西奈半岛,就是我的下一个目的地。

神秘的西奈半岛

西奈半岛是亚洲和非洲之间的纽带,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它的西侧是苏伊士运河,这是连接印度洋和地中海的一条捷径。在北冰洋航道没有开通之前,如果不走苏伊士运河,唯一的办法就是绕道好望角,那样的话要多走将近5000公里的距离。西奈半岛东侧是亚喀巴湾(GulfofAqaba),这是以色列和约旦两国通往红海和印度洋的出海口,同样具有很高的战略价值。

我从开罗出发,乘坐长途汽车来到运河最北端的塞得港(PortSaid),这是一座位于运河西侧的中型城市,大部分老建筑都在数次埃以战争中被炸毁了,十分可惜。运河的入海口非常开阔,但只有两艘巨型游轮停靠在岸边,我等了半天也没有看到任何一艘大型船只经过这里,后来我才知道旁边另有一条水道供货轮使用,这就是为什么这座港口戒备不严的原因所在。

苏伊士运河的对岸属于亚洲,有免费摆渡船来往于亚非之间。运河博物馆建在非洲一侧,但此时正在做内部装修,不对外开放,我只好退而求其次,去参观了苏伊士运河战争博物馆。这个馆是为了纪念那次苏伊士运河危机而建的,门口还停放着一辆缴获的美制坦克。馆里陈列着很多当时埃及军队使用的武器,并用油画的形式描绘了埃及军人的骁勇善战。不过,如果单从军事角度来看,埃及军队在苏伊士运河危机中被以色列军队击败了,后来是联合国出面斡旋才迫使以色列军队撤出了西奈半岛,苏伊士运河的经营权这才正式回到了埃及人手中。

离开塞得港,我坐车南下,只花了3个小时就到达了200公里之外的运河最南端城市苏伊士城。沿河公路质量非常好,车速极快,但沿途遇到了三个哨卡,可见埃及军队对这条运河的安全相当重视。到达苏伊士城后,我又租了辆车开到了运河最南端的陶菲克港(PortTawfiq),旅游书上说这是看货轮的最佳地点。谁知整条运河两岸都被铁丝网围了起来,一位身背冲锋枪的士兵正在巡逻。走近一看,运河岸边本来是一条步行街,街边就是居民楼,显然是因为最近局势紧张而刚刚封起来的。铁丝网另一边是大片草地,几个家庭妇女正在逗孩子们玩。我觉得问题不大,就掏出相机准备拍照,那个士兵发现了我,立刻端起枪朝我走来,用阿拉伯语喝令我离开。此时一艘排水量至少在5万吨以上的货轮正好驶过,我赶紧拍了几张照片便准备回到出租车里,谁知他冲过来拦住我不让走,又从军营里叫出一位官员,坚持要我删掉照片。我和他们争执了几句,那位出租车司机说话了:“千万别跟军人争执,他们现在就是政府。埃及军队是革命的有功之臣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