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行走在“革命”后的埃及(6)

2011-07-15 11:09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9期
尼罗河造就了埃及古老而又独特的农业文明,并在此后的几千年时间里不断同化来自各地的侵略者。今天的埃及就是这种同化的结果。

离开卢克索继续南下,我来到了埃及最南端的旅游城市阿斯旺。不知是因为他们想保持尼罗河的神秘性,还是因为自身缺乏探险精神,古埃及人从来没有想到去探究一下尼罗河真正的源头,而是走到阿斯旺便停了下来,并以此为据点建立城堡和防御工事,抵抗来自南方的努比亚人的进攻。于是,埃及的国界便也到此为止了。

游客来阿斯旺的主要目的是参观阿斯旺水坝。埃及人早在公元11世纪时便开始考虑修水坝,因技术水平达不到要求而一直未能实现这个目标,直到19世纪末期才由当时的殖民者英国人修成了尼罗河上的第一座大坝,有史以来第一次实现了人为控制尼罗河洪水的目的。但是这座水坝高度太低,防洪能力有限,于是,当1952年埃及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任埃及总统纳赛尔便决定在其上游建造第二座大坝,这就是阿斯旺高坝(AswanHighDam)。这座当时世界排名第一的水坝于1964年开始截流并蓄水,1976年全部完工,大坝总长度3830米,最底部宽980米,高111米,总装机容量210万千瓦,虽然这个数字仅为三峡大坝的1/10左右,但在当时已经能够满足埃及一半的电力需求。

互联网上关于阿斯旺大坝的负面消息很多,认为它破坏了生态系统,导致尼罗河下游血吸虫病复发,弊大于利。我在开罗遇到的一位埃及纪录片制作人也对这座大坝持否定态度,他认为大坝挡住了淤泥,降低了下游土壤的肥力。但是,当我询问阿斯旺当地居民时,得到的却都是正面回应。他们告诉我,大坝建成后尼罗河的水位有史以来第一次被控制住了,农民们终于可以修建相应的水利设施来灌溉远处的农田,这就为埃及增加了30%的可耕地,并一改过去的一年一收为一年两收甚至三收,极大地增加了粮食产量。而下游肥力降低的问题则可以通过人工挖掘上游淤泥再运往下游的方式来解决。

建设中的埃及阿斯旺大坝(摄于1964年)

建设中的埃及阿斯旺大坝(摄于1964年)

另外,修坝前的尼罗河水涨落幅度非常大,涨水时两岸几公里范围全部淹掉,落水时仅剩一条小河沟,尼罗河航运极不可靠。大坝使得尼罗河水位相对稳定,水上观光游览业务终于能够全面开通,为埃及旅游业带来了巨额外汇收入。数据显示,埃及革命前每年的旅游外汇收入高达100亿美元左右,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0%,将近8%的埃及人靠旅游业生活。这场革命让埃及的旅游业减少了80%,我在阿斯旺看到的所有游轮全都停靠在尼罗河岸边,生意惨淡。

建水坝肯定会淹掉很多土地,而阿斯旺大坝的上游有很多努比亚人的遗址,淹掉了非常可惜。这是一个来自埃及南部沙漠的非洲民族,曾经和埃及人争战多年,甚至曾经统治过埃及一段时间,其遗址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为了保护这段历史,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面,动员全世界几十个国家为埃及提供资金和技术,将几处重要遗址整体搬迁到了安全的地方,并在阿斯旺市内建成了一座努比亚博物馆,尽可能地满足游客们的求知欲和好奇心。我注意到,埃及的许多古迹都是由外国政府和研究机构负责挖掘和保护的,这一点很值得那些自身实力不济的第三世界国家学习。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