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行走在“革命”后的埃及(5)

2011-07-15 11:09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9期
尼罗河造就了埃及古老而又独特的农业文明,并在此后的几千年时间里不断同化来自各地的侵略者。今天的埃及就是这种同化的结果。

吉萨金字塔和旁边的狮身人面像是埃及旅游业的金字招牌,但这个地方给我留下的印象却很糟糕,不但服务差、收费高,而且管理混乱,现场充斥着大量执著的小贩,他们毫无顾忌地跟着游客兜售纪念品,让人得不到片刻安宁。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现象在所难免,因为金字塔是全世界旅游业最大牌的卖方市场,埃及人这种完全不在乎回头客的经营方式暂时不会受到惩罚。

不过,要想了解真正的古埃及社会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必须去南方城市卢克索(Luxor)走一趟。埃及的火车速度极慢,我花了10个多小时才从开罗到达600多公里远的卢克索。这里曾经是古埃及历史上最强大的新王国时期(公元前1567~前1085)的都城底比斯(Thebes)所在地,拥有大量珍贵古迹,被誉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露天博物馆。

卢克索大致分为河东和河西两个部分,古埃及人根据太阳的运行轨迹,把尼罗河东岸当做生命的起始之地,著名的阿蒙神庙和卡纳克神庙就建在这一侧,非常值得一去。但我最喜欢的是尼罗河西岸的法老陵墓,它们按照所葬对象的不同分为帝王谷和王后谷。这两个山谷从外面看非常普通,但几乎每一寸土地的下面都埋藏有帝王的陵墓。这些陵墓通向外面的门全都被碎石封死了,只有极富经验的盗墓者才能找到洞口。进入洞口后需要走过一个长长的甬道才能到达葬室,这些甬道从帝王登基那天开始挖,所以一个帝王在位的时间越长,甬道就越深。甬道的尽头是葬室,帝王的木乃伊连同各种价值连城的陪葬品就放置在葬室正中的石棺之中。

几乎所有已知的帝王陵墓都在很久之前被聪明的盗墓者找到并盗光了,只有第十八王朝年轻的法老图坦卡蒙的陵墓因为正好位于另外一个陵墓的下面而幸免于难,直到1922年才被英国考古学家卡特发现。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保存最完整的埃及法老陵墓,里面的所有宝贝都没被动过。如今这些宝贝全都被转移到了开罗的埃及博物馆,但甬道两侧的精美壁画却原封不动地保留在原地。

初看之下,这些壁画颜色艳丽,线条细腻,让人不敢相信这是3000多年前的古人留下的作品。但当我又看了另外几座陵墓后,便发现了问题所在。这些古墓虽然间隔了500多年,但壁画的风格全都是一模一样的,几乎所有的人物都是以侧面示人,造型和动作都只有两三种变化,而且所有人物的双脚都画得非常别扭,说明古埃及的画匠们一直没有掌握透视原理。

如果再往前、往后追索一下,我们不难发现一个让人惊讶的事实,那就是古埃及的所有画匠全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他们的绘画技法在这几千年的时间里几乎没有任何进步,古埃及的雕刻艺术和建筑工艺也是如此,这样的事情只有在一个完全封闭的农业社会里才有可能发生。

王后谷附近有一座宏伟的王后神庙,这是古埃及唯一一位女法老为自己修建的。有意思的是,神庙墙壁上所有她本人的画像的面部都被人铲除了。原来,这位女法老的继子篡位后试图抹去前任的所有痕迹,便命人将她的画像尽数毁掉了。看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一路上我没有在大街上看见过任何一张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的画像,导游解释说,埃及革命胜利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原来随处可见的穆巴拉克雕像和画像尽数销毁了,就连全国数百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道路和学校也都立即改名,看来埃及人早在3000多年前就学会了如何把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从历史的记忆中抹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