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朱德庸:小世界与大世界

2011-07-14 11:57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9期
朱德庸很认真地算着他在《三联生活周刊》上开漫画专栏的时间。“已经12年了,这是我在大陆开的最长的一个专栏。”这12年间,他培养了数不清的跟随者,很多人习惯了翻开杂志,先从他的漫画开始看起。朱德庸画过多少漫画,用掉多少纸笔,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4岁开始画画,26岁已经红遍了台湾,他走红的时间比不红的时间都要长,但朱德庸却一直对他的红没有什么感觉。

看过朱德庸漫画的人,会认为他这个人很有趣,幽默诙谐,对人生百态刻画得非常准确。然而,朱德庸的世界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好玩,甚至对他来说是痛苦、孤独的,因为他是在被人歧视和孤立的环境中长大的。

朱德庸从小就有自闭症,无法与人正常交流,这个痛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但上天不公的同时,却给了朱德庸另一个法宝:画画。从小他就表现出超常的绘画天赋,当人们把他从这个世界抛弃出去的时候,朱德庸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那个只属于他自己的小世界。并且,他不断让这个世界变大,变丰富,直到有一天这个小世界能和外面的大世界相抗衡,让他找回了公平。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朱德庸在采访中第一次流露出他不想再画四格漫画的想法,他想退回自己的世界。

朱德庸

三联生活周刊:每个人在很小的时候就形成自己的小世界,这个小世界有时候因为怕受到伤害会把外壳变得特别敏感和坚硬,用来保护自己。但别人并不明白你,反而把你的世界搞得一团糟,你的小世界是不是这样的?

朱德庸:我的世界一直是遭受破坏的,从小就如此。但小时候并不知道,只采取一种反抗方式,对我来说我没有办法接受外面的世界,我觉得外面的世界不是我要的,它给我很大压力,我存在于那种压力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认为的不合理,这种不合理也让我无法接受,即使这种不合理再微小,都是跟我整个生命有关。比如说家里送我去上幼儿园,我是没有办法接受。送到幼儿园之后我唯一抗拒的方法就是我在教室里面永远坐在靠窗边。每个星期都要换座位,只有我从来不换,老师没有办法让我换,只要老师帮我换了座位我就大闹,我就永远坐在那个位置,也永远看着窗外。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