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话剧《家》:对现实主义的重新叩问(3)

2011-07-12 15:36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8期
从6月23日起,连续两周,每晚19点30分,四幕话剧《家》在首都剧场准时上演,此前这部曹禺改编自巴金小说的剧作已经27年没登上过学院外大众公演的舞台了。演出一周后,场内仍然是座无虚席,连迟到的观众都很少,网上则早已是一票难求。近3个半小时的演出,绝大部分人都坚持到了最后。

话剧《家》剧照

李六乙:《家》中所有死掉的女性,提供了美的那一极。剧本本身也提供了这个,不同的是,我把这几个女性的走——我没说死,先回避这个字——都做得很美,所以这可能和过去相比有一些颠覆。因为出发点不在于表达简单的情,悲悲切切的死亡,让所有人为她们的死而哭泣,而是在于,她们的死都是美丽的,完完全全就是以美的方式来表达。实际上是再生,我觉得她们没死。

而另一极,是戏里觉新的一句台词:“家,就是宝盖下面罩着一群猪。”那几个女性,她们对于活着有一种自觉的意识,而《家》里大部分其他人,对真正的生命是没有认识的。明明这个家族、这个时代都要破灭了,还无意识,为一句话、一个眼神吵架,为一点蝇头小利勾心斗角,成天像猪一样,吃、喝、打滚,最后被拉出去宰了。整个几千年中国人不就这样吗?所以第一幕闹洞房,他们那么生龙活虎,第二幕、第三幕,还吵吵闹闹精力无穷,到了第四幕,你们就是死人,一点不许动。

三联生活周刊:第四幕的风格感觉和前三幕的写实相比,有很大的变化。

李六乙:第四幕已经很空灵,很当代戏剧的方式了,已经把所有时空全打乱了,存在的,不存在的。最后安排梅和鸣凤重新走上舞台,分别走向觉新和觉慧,实际上这个处理是曹禺先生原来剧本里没有的,原本瑞珏说完“冬天尽头”的台词就结束了。而觉新往回走,走到哪里为止,我和濮存昕也有过争论。我是觉得他走回去了,就好像他一开场结婚的时候,最终走进那堆人当中去一样。那些人就是要吃他、撕他。实际上他特别想往反方向走,但是这个东西要拽他,他必须得回去,所以结尾给他一个最纵深的路线,也是对开头的呼应。在现实中,巴金哥哥也确实是自杀。

濮存昕则觉得,“这太残酷了”。所以最后的方案就是让觉新停留在黑暗和光明的边界,可以说回去,也可以说没回去,留给观众一个悬念。

三联生活周刊:你个人为什么会偏好那个更残酷的方案?

李六乙:其实曹禺先生就很残酷。鸣凤的死和瑞珏的死,都是残酷的。鸣凤寻死之前遇上那个更夫,说的话很残酷,但却是哲理。

所以美前面一定要有残酷两个字,这就是现实,我们现在所有人都处在这个现实里面。觉新停留的那个界限,在我看来,不止是生与死的两界,两边的人,很难说到底谁活着、谁死去了。活着的分明死了,死了的分明活着。这就是我觉得的《家》。

三联生活周刊:尽管这部戏号称“现实主义戏剧”,但是我们也看到,你在戏里用很现代的手法展现人物心理状态的地方特别多。

李六乙:我觉得戏剧的本质可能就是得把人的这种精神世界给一层一层剥离出来让观众看,而不是简单的此时此刻发生了什么事情。舞台上我们不要看直观的当下,生活本身比舞台丰富多了,我们要在舞台上看到另外的层面,意识的,潜意识的,无意识的。这也是曹禺先生通过戏剧想表达的,就是生活的本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