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话剧《家》:对现实主义的重新叩问(2)

2011-07-12 15:36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8期
从6月23日起,连续两周,每晚19点30分,四幕话剧《家》在首都剧场准时上演,此前这部曹禺改编自巴金小说的剧作已经27年没登上过学院外大众公演的舞台了。演出一周后,场内仍然是座无虚席,连迟到的观众都很少,网上则早已是一票难求。近3个半小时的演出,绝大部分人都坚持到了最后。

话剧《家》的导演李六乙

话剧《家》的导演李六乙

三联生活周刊:说到剧中配乐,古典音乐的应用也是一大特点,几乎每次古典音乐的出现,都是剧情的一次小高潮,观众反应也很好。

李六乙:音乐上实际是走了两极,一个是川剧,最土的、最地方化的,另一个就是经典的古典音乐。觉新的几段戏以及梅表姐出场,都是瓦格纳,用到了歌剧《帕西法尔》和管弦乐曲《齐格非牧歌》的选段。鸣凤之死,是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五交响曲》。梅表姐走的时候,是马勒《第四交响曲》的第三乐章。全剧最后的落幕音乐是瓦格纳歌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爱之死》。这些音乐都够深重,气势磅礴,甚至是灾难性的,都是在关注人类的命运。

三联生活周刊:在剧中,曹禺对巴金原小说最大的改动,就是把主角从觉慧改成了觉新,因此更加突出了恋爱和婚姻的主题,你对《家》中的爱情怎么理解?

李六乙:《家》中的爱其实并不局限于爱情,而是很大、很悲悯的一个情怀,这才是力量。这一点剧本台词里有很多暗示,最突出的就是觉慧这个人物。觉慧对待家里所有人的态度,对大哥的态度,一切源自于爱,而决不是革命或者《共产党宣言》。比如第三幕,他刚和大哥吵完架,说:“难道你的手上没有沾满鲜血吗?我们是路人1紧接着二哥上来了,要叛逃家庭,却不想让大哥知道。觉慧立刻帮着大哥说,其实大哥知道也没什么。说明其实他对大哥是非常了解、非常喜欢的。另外,根据真实生活中,巴金先生和他哥哥的通信以及文献记载,《家》发表没几天,巴金的哥哥就在上海自杀了,他写了一篇非常悲痛的文章,他对他哥哥不是一般二般的爱。

三联生活周刊:除了爱,死亡也是一个主题。你反复说过,这部剧3个小时里死了5个人。

李六乙:每个人的死都不一样。鸣凤与瑞珏的死,用了十几分钟的戏极尽铺陈;梅的死,一开始是个悬念,通过她欲留还走,造出了预兆和暗示,下文又以剧情坐实;婉儿的死,是不可知,怎么就没了,只说婉儿死了,这个人就不在了;最后一个高老爷子的死,和前面4位女性都不一样,我觉得是滑稽。之前特意在老爷子死之前做了一场跳大神的戏,就是在荷塘那个环境里面,到处跳,反正就是挺好玩的。后来整场10分钟的戏全删掉了,怕观众晚回去没地铁,挺可惜的。

三联生活周刊:有一种说法是,从故事主角之间的关系来看,《家》像是女版的《北京人》,你两个戏都排过,你对此的看法是什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