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话剧《家》:对现实主义的重新叩问

2011-07-12 15:36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8期
从6月23日起,连续两周,每晚19点30分,四幕话剧《家》在首都剧场准时上演,此前这部曹禺改编自巴金小说的剧作已经27年没登上过学院外大众公演的舞台了。演出一周后,场内仍然是座无虚席,连迟到的观众都很少,网上则早已是一票难求。近3个半小时的演出,绝大部分人都坚持到了最后。

话剧《家》剧照

有的人是来看蓝天野、朱旭。两位老前辈都已耄耋之年,这次是退休后重新出山,在剧中一位扮演冯老太爷,一位扮演高老太爷,

戏份儿并不多,第一幕和第三幕各有两处,但却被认为以精湛的表演撑起了整场演出。“他们二位的戏,现在是看一场少一场了。”许多人这么说。

有的人是慕巴金之名。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家》、《春》、《秋》,从上个世纪40年代开始,经过电影、电视剧数度改编,最深入人心的无疑是《家》。

然而,《家》作为曹禺的剧作,相对于他的其他几部家喻户晓的作品,却是被演绎得比较少的。去年纪念曹禺诞辰100周年时,人艺推出了《雷雨》、《日出》、《原野》、《北京人》四部剧的纪念演出,其“第五部经典”《家》却未有机会展演。2007年庆祝中国话剧诞生百年时,中国话剧艺术研究会编选了20卷《中国话剧百年剧作选》,在曹禺新中国成立前的5部作品中,唯独《家》没有入选,为此还引起了学术界对《家》的艺术价值的讨论和争议。一部分人认为,不能因为是改编自小说,就否认《家》作为剧作的独立价值。

“要论中国的本土原创剧本,话剧百年,还没有谁能超过曹禺。”此版《家》的导演李六乙对记者说。2000年,他排了《原野》,2006年排了《北京人》,这次排完《家》,了结了他“两三年前的夙愿”,从此离“把曹禺的5部经典都排一遍”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这一版《家》,被人议论最多、也赞叹最多的便是舞美。走进剧场,观众便看到传统的幕布被一堵青黑色高墙代替,两边延伸出两截侧墙,三面将舞台严实封住。演出开始,高墙升起,后面露出一个高低错落的三进大院,大门后的照壁,门楣上悬挂的牌匾,高柱上镌刻的对联,窗格雕花,青石门槛,屋顶上的黑瓦,仔细看去都布满了沧桑斑驳的细节。屋内的茶几、扶椅、花架、脸盆架、屏风等一干家具,以及花瓶、盖碗等器具陈设,都摆放得一丝不苟。此剧一共4幕,每一幕布景都被换过,新景的绚丽细致一再让观众惊叹,尤其是第二幕中的月夜荷塘,舞台前一池盈盈清水,水中荷叶田田。

唯有第四幕,布景只剩下远处的城墙,漫天飞舞的白雪,舞台前端也只通过几件家具,象征性地表达这是一间简陋的屋子。换场之后,大家族中所有其他主要人物全都身着华衣,如同僵尸一般,端坐在后半部分的阴影里。被照亮的前半部分舞台,瑞珏明明濒死,却在走来走去地激情独白,整幕戏充满了现代感。

话剧《家》剧照

话剧《家》剧照

三联生活周刊:这个戏以前排得少,除了剧本本身是改编小说而来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李六乙:线索太多,太难排。剧里28个有名姓的角色,觉新、觉慧等主角每个人还都3条以上的线索。冯乐山的两段戏,中间隔了一幕,3年多将近4年的时间,还得把戏的感觉接起来。而且曹先生写戏非常细腻,一句台词惜墨如金,但让人回味无穷。比如梅和瑞珏那段戏结束了,瑞珏退场,觉新上来就问梅:“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这是多麻烦的一句台词埃导演该怎么处理?曹禺先生一处都不放过的,很残酷。

三联生活周刊:曹禺生前说自己有一憾事,即自己的作品在演出时总是因为删节而未能表达原意,这次话剧《家》的删减情况如何?

李六乙:剧本删掉了一半多的容量,9万多字删去了5万多字。在删的过程中非常小心,最注意的就是把所有的主要线索都保留了,有的还强化了,比如一开场的觉新结婚。唯一删去的一条线索是梅的母亲钱大姨妈。在原作中,曹先生把这一笔的心理状态写得挺重的,觉新和梅的爱情没有成功的主要原因就是梅的母亲反对。但是我觉得把这个“家”之外的因素描得太重了的话,“家”本身的历史感和时代感就减弱了,悲剧意义就显得不够普适了。

三联生活周刊:大家都注意到了舞台美术的华丽与写实,你的这种美学追求是出于什么考虑?

李六乙:这就是我心目中所谓现实主义的戏,要把真实做到极致,因为细节才能反映本质。景观实了之后,是和人有对比的。你看那个高墙那么巨大,其实是特别封闭的。人在这个表面丰富而空旷的空间里面,实际上是渺小的。墙和柱的那种风化,还应该做得再细一点,做出那种经过时间的流逝,石化成粉,粉尘都要掉下来的感觉。观众一进来,看到这堵墙,一下子就有历史感,历史在垮塌。

写实的真正意义在于,已经现实到具有象征意义了。做到最后,已经具有超现实主义的因素在里面了。因为它有承载,就像这个《家》,它的背景是很大的,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宅子,而是承载了历史和文化。或者直接说,完完全全是一些封建意识、封建文化。

三联生活周刊:巴金是四川人,你也是四川人,《家》中的故事也发生在成都,因此在剧中有一种突出的川味儿。

李六乙:是的,太熟悉了,一闭眼睛我就知道这个宅子应该是什么样子,几进院子,几层小楼。宅院的主色调是黑色,这就是四川的风格。成都离青城山很近,青城山是道教的发源地,道家传统上崇尚黑色,我们的柱头、窗户、墙壁全是黑的。还有飞檐的线条,影壁的图案,屋脊的造型……虽然格局上还是四合院,但是味道上是道家的,和徽派建筑等都完全不一样。还有那些石头柱础,都特别高,因为在四川要防潮。所有的门下面都有一截石板的基座,用来通风。四川庭院里摆设的都是盆景,就算是种树,也要做成盆景的样子。四川人讲究种竹子,于是第二幕中的庭院里就放了一盆竹子。

还有音乐,中间所有的间场音乐,都是川剧名家的唱段。一开始觉新结婚的配乐,以及舞狮子,都特意往里面加了许多川剧的锣鼓点儿。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