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刘杰和他的傈僳族电影

2011-07-04 14:20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7期
《碧罗雪山》是部不易看到的电影。第一次去时,提前了半小时到达,却被告知不仅当日,连7天之后的电影票也已售罄,曲曲折折在微博上拜托到导演本人,才订下张“友情票”,是影厅门口最后一排最边上的座位,招呼我的影院工作人员一个劲儿赞这“巧儿”取得明智。“仅此一个的导演自留座位,其余的位子两星期前就卖光了,根本买不到的,这片放了有12场了,每一场都是这样的满场。”

忧愁的碧罗雪山

如今的电影市场里,竟有如此情景。更让人称奇的是,导演刘杰告诉本刊:“至今,我没有花一分钱在这个电影的宣传上,全是口口相传。”

这倒是遵从了这部电影本来的气质。影片拍在深山中的傈僳族村庄上,那里的村民弟应娶嫂,熊作祖先,自然与人伦,都被山的浓绿、水的奔腾,裹上了一重幽远的悲壮。故事缘起自“熊祖先们”肆虐横行,毁了庄稼,叼走牲口,甚至把人也祸害了好几回。村里的长老和乡上的政府态度统一,不许村民随便打熊,政府呼吁村民们集体搬迁避熊,而长老要大家虔诚牺牲。

内景拍摄

《碧罗雪山》内景拍摄

演员请的全是本地村民,对白说的也都是当地少数民族语言,这让整部电影产生一种神奇的异域感,娓娓道来的爱情,悠长寂寥的空镜,质朴,清新,以至苍凉。今村昌平也好,阿巴斯也好,像与不像之间,刘杰导演很骄傲地说:“我最满意自己的电影是找不到参照系的!”

《碧罗雪山》是刘杰的第三部作品,处女作《马背上的法庭》也在滇西少数民族地区取材,但他却很强调自己实为北方人。他出生、成长在天津,父母都是大学里的教授,自幼学画,高考那年,因为看了《黄土地》,执拗地把志愿那栏里的中央美术学院改成了北京电影学院。1991年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毕业,1992年已经在王小帅导演的《冬春的日子》里,担任起制片人以及摄影师的工作,自此,和“六代导演”保持了十几年的合作关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