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朱伟:有关品质 > 正文

巴赫的平均律

2011-07-01 15:40 作者:朱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6期
我最喜欢《平均律》,也许就因为它是我走向巴赫的一座桥梁。我最早听它是一盘翻录的乌克兰钢琴家里赫特演奏的磁带,开篇的前奏曲那种清新着一浪推一浪,水波荡漾,涟漪彼此盘旋又舒展的景象,牵动我感动不已。

巴赫的键盘作品中,我最喜欢《平均律》,也许就因为它是我走向巴赫的一座桥梁。我最早听它是一盘翻录的乌克兰钢琴家里赫特演奏的磁带,开篇的前奏曲那种清新着一浪推一浪,水波荡漾,涟漪彼此盘旋又舒展的景象,牵动我感动不已。它所引向的赋格曲,则像是在一次次复述中,一层叠一层,孜孜不倦的追求;在复述中不断变化、对比,越追求层叠越多,越层叠追求越丰满。我是通过这盘磁带,才理解了巴赫的对位魅力——他的对位展示的是一种天才的逻辑关系,他的音乐本身就是哲学或者数学。

巴赫这套《平均律钢琴曲集》的名称,其实是出版者赋予的,它的先后两卷,分别出版于1722与1744年,其间相隔了22年。1722年巴赫37岁,1744年49岁,正好横跨了克滕与莱比锡,他生命中的两个重要时期。他们都是巴赫编辑的结果,因为在1720年出版的《为弗里德曼·巴赫(他的长子)而作的古钢琴曲集》中,已经包括了《平均律》第一卷中的11首前奏曲。研究者们还发现,第二卷中也包括了克滕时期的旧作。但相隔22年,前后两卷确实构成了不同的形态与风格。第一卷编辑时,赋格是重心,前奏曲只为自由地引向赋格,是引子。第二卷编辑时,赋格的表现落伍了,自由形态的前奏曲则朝幻想曲、奏鸣曲发展,反过来成为重心,赋格的表现也更自由。从精神印记看,1722年,巴赫沉浸于第二位妻子,当时仅20岁的宫廷歌手安娜·玛格达勒娜(Anna Magdalena Wilckon)的新婚蜜月中,第一卷中由此有很多美丽乐思的繁衍,还有情意绵绵的倾诉。1744年,在已经为托马斯大教堂创作了大量宗教作品后,他的情感内敛,凝结了,更像是美丽的晶体,其中凝就了更多虔诚的祈祷。由此,第二卷显然是对第一卷的深化,但多数人仍然喜欢第一卷,因为对第二卷的理解需要阅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