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新知(旧) > 正文

病毒捕手:寻找下一个HIV(5)

2011-06-29 16:55 作者:陈赛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如果一位聪明的天外来客要编写一套关于地球生活的大百科全书的话,30卷中会有27卷讲述细菌和病毒,只有很少的几卷讲述植物、真菌和动物,而人类只是一个有趣的脚注而已。”——内森·沃尔夫博士

在喀麦隆的森林里寻找野生动物的猎人

在喀麦隆的森林里寻找野生动物的猎人

“无论我们如何自大,都必须承认,人类并非世界的中心。我们是一个更大、更复杂的戏剧中的一个演员。而我的工作很大程度上是要搞清楚这个戏剧是什么样的,而我们的位置在哪里?”沃尔夫博士说。

2007年,他的小组与马萨诸塞大学安默斯特分校的斯蒂芬·里奇博士合作,通过对喀麦隆丛林里黑猩猩血液样本的分析,发现了疟疾的真正源头。一直以来,科学界普遍认为是人类将疟原虫传给了别的灵长类动物,因为疟疾在人类中分布如此广泛,如此致命——因这种古老病毒而致命的人数比任何其他病毒都多。但他们的研究推翻了这个说法。在分析了100多只在西非和中非捕捉到的野生黑猩猩的血液样本之后,他们鉴定出8种亚种疟原虫(只有一种为人所知),远比人类疟原虫更多样化。而且,所有这些黑猩猩疟原虫亚种都含有人类恶性疟原虫的DNA。这是强有力的证据,说明疟疾很可能是黑猩猩传给人类的,就像HIV一样。

这一发现还提供了新的治疗的可能性。科学家经常在同样的病毒家族中寻找疫苗和治疗方式,比如牛痘就是天花病毒中的一种温和版本,它会在人体产生轻微的免疫反应,但因此产生的抗体可以用来对付天花。同理,黑猩猩身上发现的8种疟原虫中很可能就有一种具有疫苗的潜质。

在Google、Skoll等基金会的支持下,沃尔夫正在努力将喀麦隆的病毒预警系统作为模板,复制到世界上其他人与动物接触频繁的热点地带,以及曾经有过传播致命病毒历史的地区,比如刚果、马来西亚、老挝、马达加斯加、中国等。最终,他希望搭建一个全球性的网络,为世界各地的研究者提供各种高风险人口的血液样本,比如非洲丛林猎人、东南亚的牧农,或者中国野味交易市场的小贩。

19世纪曾经有这样一个时期:人们刚刚发现那么多新的物种,以为自己永远也无法记录完这个地球上动物生命的多样性。这样的话今天听来很可笑,尤其就哺乳类动物而言——一个人花一辈子能找到一种新的哺乳类动物就很了不得了。但就病毒而言,那种“发现”的惊奇感刚刚开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康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