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新知(旧) > 正文

病毒捕手:寻找下一个HIV

2011-06-29 16:55 作者:陈赛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如果一位聪明的天外来客要编写一套关于地球生活的大百科全书的话,30卷中会有27卷讲述细菌和病毒,只有很少的几卷讲述植物、真菌和动物,而人类只是一个有趣的脚注而已。”——内森·沃尔夫博士

2008年9月6日,在GVFI设在喀麦隆的研究据点,内森·沃尔夫博士(右)与GVFI研究员约瑟夫

2008年9月6日,在GVFI设在喀麦隆的研究据点,内森·沃尔夫博士(右)与GVFI研究员约瑟夫

2009年,内森·沃尔夫(NathanWolfe)博士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十大新兴探险家”之一。作为流行病学家,他的确不像是科学家,而更像是19世纪的探险家。在喀麦隆的热带丛林里,他花了15年的时间监控各种病毒从动物向人类社会传播的流动过程——艾滋病病毒最初就是从这里进入人类社会的。在马来西亚,他与当地一位研究者合作研究尼帕(Nipah)病毒,一种由果蝠携带的致命病毒。在老挝,他与一位科学家一起跟踪热带立克次体病。他还辗转于中国、马达加斯加、巴拉圭等地,帮助当地科学家建立新的病毒监测网络。也有人叫他“病毒捕手”。

美国著名女记者劳里·加勒特在《逼近的瘟疫》一书中曾经描写过许多八九十年代在前线与病毒作战的科学家。作为老一代“病毒捕手”,他们的角色更像是侦探,疾病发生、传播带来死亡与恐惧,然后由他们来查明真相;而沃尔夫博士的调查则更像是《少数派报告》——他试图建立一个预警机制,严密跟踪和监控病毒跨物种传播的早期过程,在“下一个HIV病毒”到达人类的血库、飞机、性交易网络之前捕获它们。

在喀麦隆,他曾经3次感染疟疾,有一次差点死掉。一直驱动他的热情的,是一种可怕的前景:一种新的流行性疾病将从这里蔓延至全球,杀死数百万人。在流行病学界,这绝非危言耸听,而是共识。全球化、航空旅行、气候变暖、抗药性的威胁等,使人类应对瘟疫的每一个链条都变得更加脆弱。无论SARS或甲型H1N1流感,完全可以被视为一次更可怕的事件的预演。

剑桥大学的天体物理学家马丁·里斯都曾与人打赌,未来20年内会有一种病毒,无论来自自然界、生物恐怖袭击或者实验室错误,将导致灾难性事件,夺走100万人的生命。赌注1000美元。他说:“在不牺牲过多隐私、多样性与独立性的前提下,我们的文明能否被保存,是一种真实的忧虑。”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康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