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收藏 > 正文

老黑与小黑——古典家具的家族生意(4)

2011-06-28 16:08 作者:李晶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黑洪禄人称“老黑”,16岁从北京去到香港,在香港一生活就是62年,至今他仍是一口京腔。黑国强是老黑的儿子,生于香港,从未在北京生活过,受父亲的影响,他的香港普通话中有奇怪的北京卷舌音。子承父业,小黑沿袭着家族的古典家具生意,只是这份生意已从传统模式向着国际化的方式转变,做得风生水起。

黑洪禄的亲戚有个特点,爱好广泛,瓷器、玉器、杂项都懂,也喜欢家具,有时高兴了,自己会做上一两件小家具。黑洪禄说,他刚去做学徒时,就见过不少黄花梨家具。“那会儿家具便宜,1948年冬天北京围城前,一对黄花梨的方凳或者长方凳的行情不过十来块钱。”老黑说,“前两天一个朋友给我看纽约拍卖出来的一对方凳,8万多美元,价格不得了呀。当初这在北京随便买。”那时家具买回去是为了用,现在属于收藏。当时还有一个特点,家具随便改,随便拆,不是为了有意图的造假,而是为了适合家里摆放使用。到了香港后,因为有时缺货,黑洪禄的亲戚也会制作一些仿古家具出售。这些家具大多是卖给水兵,尤其以酒柜、樟木箱、沙发桌、茶几这4样最好卖。通常做好后,直接运到码头上船寄走。那时黑洪禄每天都需要去工厂盯活儿,并给家具打磨、上蜡。这段时间的锻炼,让他日后受益匪浅。

1976年的时候,经营古典家具的人很少,主要是内地有规定,黄花梨、紫檀不能出口。老黑自有他的办法,那时除了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外,还出现了信托商店,有门市部,其中主要经营还是木器。老黑说:“不客气地讲,他们哪里懂什么是黄花梨,什么是紫檀,只要是木头就写硬木,要不就是红木。其实家具从造型、铜件的使用,大致能看出它的材料和年代。红木家具的造型会显得笨,缺少灵气,铜件的材料明代、清代以及清代中晚期用的都不一样,是能分辨的。”老黑指着一张八仙桌和一只木盒让我看,桌子已经清理出来了,呈现出黄花梨的本来面目,盒子也是黄花梨的,但老黑保留了买回来时的原始状态。他说:“当年这桌子、盒子都给染了色,标成红木,东西都是这样出来的,那时一张八仙桌才两百来块钱。”

清代十八世纪紫檀四方凳

清代十八世纪紫檀四方凳

我与老黑进行采访的这间房子算是一景,2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里,码放了大约五六百件不同材质的盒子,放眼看去,除了盒子还是盒子。老黑说:“这个景致几十年没动过了,我只偶尔卖一两件。”在我惊叹的时候,老黑很得意地说:“我还有一间密室,整个房间都是笔筒,大概有800个,它们几乎都是在那个时期外贸出来的。”

如今大多数家具行家都是牢骚满腹,抱怨找不到货,老黑的“家底”成了大家茶余饭后最爱讨论的事儿。说到这时,老黑感叹:“以外贸形式出口家具的这段时期不算家具的劫难。王世襄先生写完《明式家具珍赏》那本书之后,可以说是家具的一个大灾难期。当时全国各地掀起了疯狂搜寻家具的热潮,然后集中出口到香港,再卖到外国,那时大部分家具都是原装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