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收藏 > 正文

老黑与小黑——古典家具的家族生意(3)

2011-06-28 16:08 作者:李晶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黑洪禄人称“老黑”,16岁从北京去到香港,在香港一生活就是62年,至今他仍是一口京腔。黑国强是老黑的儿子,生于香港,从未在北京生活过,受父亲的影响,他的香港普通话中有奇怪的北京卷舌音。子承父业,小黑沿袭着家族的古典家具生意,只是这份生意已从传统模式向着国际化的方式转变,做得风生水起。

1972年,黑洪禄随岳父回北京进货,这是他1949年离开后首次回家,见到了离别22年的母亲。黑洪禄说:“那时从香港回来的人都得改头换面,头发不可以梳得油亮亮,开领的衬衣不能穿,都得穿‘毛装’,就是‘解放装’。下了飞机,不能乱走动,必须由工艺品进出口公司专车接送,平时外出活动都有人跟着,主要是怕我们犯错误。”然而,从北京进货,依然有诸多手续上的困难,更重要的是,好东西出不来,黑洪禄于是决定去美国。

老黑很自豪地告诉我,他是靠着1000多美元做生意,走到了今天。这笔钱还是1962年秋天,香港一个行家要在美国西雅图做展览,请他过去帮忙看摊。两个月,给了1000多美元酬劳,他存了10年没动。这次的美国之行,派上了大用场。

黑洪禄说,他第一站去了夏威夷。从朋友那买下了60个鼻烟壶,一件牙雕作品,还有一匹唐代的三彩马,总共需要4000多美元。他没有这么多钱,留出一些路费后,把身上仅有的1000美元给了这位朋友,并告诉他,这是订金,回去后把剩余的款项汇过来。黑洪禄向我解释:“那会儿出去买东西的都叫行商,边买边卖。”第二站老黑去了旧金山,他碰见一位在唐人街做生意的上海行家,正忙着找货,老黑很顺利地以4000多美元的价格,把60只鼻烟壶全部卖出。“这下我本钱全回来了,还赚了两件好东西呢。这两件东西我没有卖,把它们带回了香港,正式开始了我的生意。”

116主文-明代十七世纪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

明代十七世纪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

黑洪禄从1948年入行,经营过的古董项目不少,但最终是古典家具成就了他的一番生意。1976年,他正式跟内地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签合约买东西。那时香港行家到了北京专挑玉器、鼻烟壶买,老黑和别人不一样,只买木器。他说,自己是打心底喜欢家具,这也与亲戚的影响有些关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