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三代“军迷”的航母情结

2011-06-23 11:08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人的航母情结,大约是与整个近现代历史所遭遇的民族屈辱分不开的。除了国家的努力,民间的热情也一直未减。不管是历经波折的“50后”,还是春风得意的“70后”,乃至刚刚踏上历史舞台的“80后”,从曾经的争论到彼此的默契,他们也许对中国航母的想象有所不同,但却有一颗同样的心——希望祖国强大,企盼世界和平。

中国人的航母情结,大约是与整个近现代历史所遭遇的民族屈辱分不开的。除了国家的努力,民间的热情也一直未减。不管是历经波折的“50后”,还是春风得意的“70后”,乃至刚刚踏上历史舞台的“80后”,从曾经的争论到彼此的默契,他们也许对中国航母的想象有所不同,但却有一颗同样的心——希望祖国强大,企盼世界和平。

宋晓军

梦想照进现实

宋晓军现在的日程安排很紧张,有时候一天要参与三四次电视节目的录制。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越来越热的航母话题,仿佛又把时光拉回到了20多年前。

那是1988年的春天,当时已经从海军潜艇学院转业进入《舰船知识》当记者的他,一个人跑到海南去采访凯旋的舰队官兵。那年的3月14日,我海军部队与越南海军在南沙群岛打了一场不足28分钟的海战,跟宋晓军同去采访的同行,只有一个领了任务的新华社军事记者,因为当时的海南岛,正到处飘荡着经商淘金的气息。

第二年4月,为了迎接我国海军建军40周年纪念日,宋晓军给当时在“军迷”心目中颇具影响的《海洋》杂志投了一稿,题目就叫《中国海军的困惑》。在这篇文章里,宋晓军有这样一段话:“基于中国海军现有兵力结构,基于南沙群岛问题亟待解决的现实,我们不妨做一个虚妄的设想——假设中国海军现在买到一艘马上能投入战斗使用的航空母舰(人员、配套时间忽略不计),它能开到南沙去吗?那些连自身防空、反潜能力都不足的大、中型舰艇能为它组成可靠的护航编队吗?那些在十几天甚至几十天里都不能为南沙巡航的水兵们提供淡水和蔬菜的补给船队,能为航母提供充足的战时补给吗?”不难看出,他给当时风靡全国的航母热泼了一盆冷水。而与他观点相反的,正是当时在海军装备研究所任职的张召忠,他在宋晓军的文章之后,也发表了一篇名为《发展航空母舰之我见》的文章,大意是中国应该开始着手建造航母。

时隔22年后,现在说起这篇文章,宋晓军仍然记忆深刻,因为这是中国航母论争第一次在民间浮出水面,也是他第一次就中国的航空母舰问题,与别人展开正面交锋。如果从改革开放之后算起,像宋晓军这样的第一代铁杆军迷,往往都带有一定的专业色彩。他18岁读高中那年,就入伍参加了海军。后来1978年军队院校恢复招生后,考取了大连舰艇学院,专业是雷达,毕业后先回到舰上,又被派去潜艇学院教书,直到1986年百万大裁军的时候转业回北京。前后十几年的海军生涯,让他对中国航母这个问题,除了一腔热血,还有几丝理性。宋晓军向本刊记者回忆道,当时正在参与编写“世界军事工业概览”的他,着重负责的一部分内容便是“中国造船工业”。正是对中国的工业实力有了切实了解后,他才发出了那篇文章中的感慨。

“建造航母,是一个国家综合工业实力的集中反映。”宋晓军向本刊记者分析道,“一个航母群的工程管理,是涉及上百万件零部件、上万个通用技术标准的复杂工程,四五千人拥挤在一块长300多米、宽100多米的狭小空间里,且不说作战,单单是如何生活都是一个复杂命题。”显然,对于当时造船能力在全世界尚不能进入第一集团的中国来说,航母多少有些遥不可及。在宋晓军印象里,当时因为南沙海战突然兴起的航母热,更多来自大家的民族激情与情感宣泄,因为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几乎每一次强敌入侵都是来自海上。但是,那些小孩子把储钱罐里的钱拿出来捐给国家造航母的事情,并不能改变当时的社会大趋势。在整个“上轻下重”(即轻工业项目上马、重工业项目下马)的20世纪80年代,航空母舰这种涉及漫长工业链条的大项目,只能停留在情感符号的阶段。“当时大多数军工企业都转民用品,最火爆的要数电视、电扇、电冰箱。”宋晓军所在的军工企业也开始造起了电池,甚至有科研人员为了补贴家用,下了班就在路边干起复印的副业。“整个社会都在弥补生活的欠账,某种程度上说,航母是被大家‘吃掉了’。”

1998年,宋晓军有了一个新头衔——《舰船知识》网络版主编。这一年,刚刚接触网络的他就摸索着为杂志建立了一个网站,他甚至还拿到了新闻发布权。在那个网络尚不普及的年代,能够上网的大多是既有钱又有时间的人,他们的知识水平普遍较高,第一批由网络聚集起来的铁杆军迷就这样诞生了。在当时的论坛里,很少看到那些无厘头的提问和挑衅式的回答,大家常常为了一个小问题就极富耐心地长篇大论。直到现在,每当宋晓军拜访各地的军事科研单位时,还会经常有研究人员提及那个网站,他们就是在那里接受了最早的军事与科技启蒙。

1999年的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遭美军轰炸事件与2000年的中美南海撞机事件,进一步刺激了中国新一代军迷群体的壮大。在宋晓军看来,这是工业化社会中新一代人才成长起来的自然结果,为了区别于上世纪80年代的浪漫情怀,他甚至给这些从小接受现代科技熏陶的年轻群体取了个绰号叫“工业党”。从最早的军迷论坛开始,绰号“网管A”的宋晓军就开始有意识地引导大家。一直到现在成了电视评论员,他还是在默默表达:“在军事这个问题上,应该少一点情怀感慨,多一点科技理性。”

与之相对应的是,到2002年,中国的制造业和重工业开始快速崛起,尤其是代表现代工业精华的造船能力。到2007年,全国造船完成载重吨,从2002年的461万吨攀升至1893万吨,我国造船吨位占全球的比重,从本世纪初的6%升至23%,已经跃居世界第一。每年数百万大学毕业生为工业腾飞提供了坚实的人才基础。“而反观美国最近几年新建造的航母,其相比于过去来说并非作战性能有了多大提升,而是着眼于降低人力资源和运行成本,甚至在如何提高牙医技术上大费心思。”宋晓军分析说,“处于产业上升期的中国,不仅仅是一艘航母,庞大的产业人口和强劲的上升动力,才是西方发达国家所更担心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航母之于中国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军事价值,更在于对整个工业基础的极大推动和提升。“上世纪50年代,我国工业学习苏联标准,后来随着苏联撤出援华而失败;改革开放后又开始学习西方,1991年苏联解体后也宣告结束。从那时候到2009年这20年间,中国工业获得了20年的发展窗口期,航母的诞生既标志着中国工业自身标准体系的确立,同时也将极大地带动相关民用科技的发展。”宋晓军坦言,也是在这几年,他真正看到了中国人对航母的期待,梦想开始一点点照进现实。

……

                                                     更多精彩内容 尽在本期杂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