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受伤与减肥

2011-06-22 15:16 作者:北京大猪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5期

032受伤与减肥

图◎谢驭飞

我现在的体重是290斤,这已经很令我欣慰了,因为过去四五年里,我一直在320斤左右。从某种意义上说,体重对我的影响并不大。比如我可以在一天内完成30公里的野营拉练,我还可以跑3000米——当然,有兴趣围观我跑步的人绝难从中看出什么速度与激情,我跑步的感觉就如同上世纪80年代跑在铁轨上的重型蒸汽机车一般:缓慢,有力,带着推平一切阻碍的雄伟气魄。

可是必须承认的一点是:胖子也有失意的一面。设想在初夏的傍晚,我坐在咖啡馆靠窗的位置上,抱着一壶冰绿茶慢慢地品。回头而望,猛然间发现斜对面坐着一位单身的绝色美女,请问,我是搭讪呢,还是不搭讪呢?

不难想象,倘若我是一个帅哥,当我坐在美女对面的时候,可以给她带来扑面而来的地中海式的清新味道,如是,连美女本人都会眯起双眼,遐思无限。可事实上,我只是一部蒸汽机车,当我带着推平一切的气魄来到美女面前的时候,扑面而来的只是铁西区煤油与锈蚀混合的味道。

今年3月,当我将要再次面对初夏与初夏的美女的时候,我终于下定决心要改善自己的形象,开始减肥。具体方法是非常传统的少吃多运动。运动这个环节上,我面临的阻力并不大,毕竟我原本就是每天要快走10公里左右的。问题出在少吃这个环节上,我曾想,红烧肉这种东西,一周解一次馋就好了,其余时间可以靠吃草过日子。可是当我周日吃完了红烧肉,周一的时候我就想:烤鱼这种东西,一周解一次馋就好,接下来一周都可以靠吃草过日子。于是周二是大盘鸡,周三是九转肥肠,周四是烧鹅,周五是扒猪脸,周六嘛--作为一个北京人,是无论如何要给炸酱面留出一天来的。如是周而复始,再考虑到卤肉饭、狮子头、德国烤猪肘、俄式罐焖牛,我颇有点时间安排不过来的感觉了。体重么……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一个月前。我因为运动过量的缘故,趾关节损伤,继而在做仰卧起坐的时候,连腰也给拉伤了。如此一来,只能卧床休息。老娘来照顾我,见到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完了,一卧床更要胖了。”在这种担忧的催动下,老娘开始每天喂我吃草:蒸个茄子,白灼个菜心,这就是一天的饭食。晚上睡觉前,我往往饿得眼冒金光,但是再怎么想吃夜宵也动不了了。就这样养了一个月的伤,前几天我好容易能站了,上秤一称,结果出人意料,居然瘦了30斤!这大约可算得上是“受伤减肥法”了吧,效果不是一般的明显。

随着伤愈,我又可以满京城乱转了,从红烧肉到炸酱面,这一系列的美食又要回到我的生活了。■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