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酒 > 正文

纳帕葡萄酒的名堂

2011-06-17 11:34 作者:黑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巴黎的美,毕竟是一种伤感的欢愉,罗马的荣耀已今非昔比,我曾孤单,被遗忘在曼哈顿,我将启程返乡,回到那海湾边的城市,我把心遗留在旧金山……”在位于纳帕山谷的美国烹饪学校(CIA)里,凯伦哼唱着弗兰克·辛那屈的那首《把心遗留在旧金山》,带着访客一路参观了校区内的葡萄酒学院,她将脚步停在印有罗伯特·蒙大维的木桶前说,只住在旧金山,就可以随时喝到整个加州的葡萄酒。

穿过金门大桥,走上37号高速公路,到了vallejo再转个弯,又是29号高速公路,每到金秋,慕名来的酒客可以把这条通向16区的唯一公路堵得水泄不通。29号公路,不适合徒步,搭乘观光火车,也许是逃避堵车的唯一方式。美国政府将纳帕谷标记为“AVA-16area”,也许是这个数字便于牢记,不少美国人甚至欧洲品酒师开始使用“16区”这一别名。自上世纪90年代起,美国的葡萄酒在国际的影响力不断攀升,作为美国美酒的核心,以纳帕谷为“关键词”的中央山谷区(Central Valley)已经成为新世界中的“波尔多”。

AVA是美国的葡萄酒制度,即American Viticultural Areas,这个制度始于1983年,由美国烟酒及武器管理局制定并且实施,AVA制度与法国的“原产地名称管制(AOC)”类似,但这一管理制度并不像法国人的AOC那样繁琐到规定葡萄品种、种植、酿造方法等要求,只定义被命名地域的地理位置和地区范围。然而,就像一切有关葡萄酒的制度一样,AVA对定义产区的葡萄酒销售起到了保护作用。

简单说,当一个美国酒厂需要告诉消费者它的葡萄酒地理谱系时,生产者会在酒瓶的正标上注明原产地标签。原产地名称通常以一个县或郡的地域划分,只有联邦政府认可的种植区域,方可称为AVA。

截至2010年,BATF在全美共确定了约200个AVA。以占美国葡萄酒产量90%以上的加州为例,加州被划分成110个独立的美国葡萄种植产区(AVA)。在加利福尼亚,总共有三个大的AVA辖区,分别为北海岸(NorthCoast)、中海岸和圣克鲁兹山(Central Coastand Santa Cruz Mountains)、中央山谷(Central Valley);三个小AVA辖区为,南海岸(South Coast)、克拉马斯山脉,Aka北加州(Klamath Mountains)以及赛乐山脉(Sierra Foothills)。最著名的产区当属北海岸大AVA,其中含AVA的1号到45号,其中就有纳帕谷、索诺玛等著名产区。

据说,加利福尼亚(California)可能出自西班牙语中的calientefornalia(热火炉),或来源于拉丁语calidafornax(炎热的气候)之意,总之,加州是炎热的。在老鹰乐队的名曲“加州旅馆”中,唐·亨利也唱出了加州的地中海气候。“在漆黑荒凉的高速公路上,凉风吹散了我的头发,草叶的温热的气息,在空中袅袅上升。”所以说,大多数的加州产区都适合栽培葡萄藤,因为整个加州都地处地中海的气候,冬天多雨,夏季干燥。但是,当我们谈论加州的葡萄酒时,我们事实上在谈论中央山谷(Central Valley AVA),虽然它不是加州最理想的葡萄种植地,但是它的产量足够惊人。有些年份,中央山谷的气候太热、太干燥、雨量又不够,但并不妨碍他们产出高质量的葡萄酒。

纳帕谷的工人整理葡萄架

几乎在所有的纳帕葡萄酒园内,都耸立着一台甚至几台类似于巨型风扇的装置,它的用途是抗霜,在加州,春季的晚上会突然降霜,有时突然的霜降会损毁一整片葡萄园。从索诺玛一路向北,风扇装置也越来越密集,特别是北端的亚历山大谷(Alexander Valley),在2、3月份时,气温较暖,为了避免葡萄的早熟和霜降,庄主们会采用这套系统来保护葡萄。

事实上,在法国的香槟区,也有类似的气流互换系统,只是香槟区的法国人太富有了,他们不允许架起大型的风扇破坏葡萄园的美观,于是,他们选择用直升机来控制冷热空气。当然,用水抵抗晚霜是全世界通用的办法,农户们将水喷洒到新的葡萄芽上,一旦骤然降温达到冰点,凝结成的冰块便形成一层保护层,当温度升高,这层保护层又会随着空气挥发掉。

“无效”的禁酒令

1920年1月17日凌晨零时,美国宪法第18号修正案——禁酒法案(又称“伏尔斯泰得法案”)正式生效。根据这项法律规定,凡是制造、售卖乃至于运输酒精含量超过0。5%以上的饮料皆属违法。

禁酒令几乎改变了所有人的饮酒习惯,那时的美国人刚刚养成了饮用葡萄酒的习惯。禁酒令期间,葡萄酒属于非法饮料,即便人们去买私酒,也只能买到难喝的烈酒,于是,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美国人发明了鸡尾酒,用来满足舌头上的欲望。

然而,禁酒令对意大利移民是无效的,他们深爱着葡萄酒,电影《教父2》中,维图·科里安用枪干掉的意大利大佬,在死前还怀揣着一瓶葡萄酒不放。在那个“货源紧张”的时期,葡萄庄主们想出了别致的方法,继续卖酒。他们用火车,把一袋袋的浓缩葡萄汁运往城市,在包装上标注:这是浓缩葡萄汁,严禁向液体内加糖,严禁用橡木桶储藏,云云,这是非法的。其实,这些聪明的庄主,用这样的方式,延续了葡萄酒在美国的生命力。

1933年2月17日布莱恩法通过,将沃尔斯泰德法修正为容许3。2%酒精含量的饮料。同年12月5日第21宪法修正案通过,废止了第18宪法修正案。次年,美国葡萄酒开始复兴。

有这样一种说法,30年代的美国人想试试葡萄酒,但是没有钱;40年代的美国人都去打仗了;50年代的美国人有钱了,但是他们迷恋快餐、咖啡和小酒馆的烈酒;60年代,意大利餐厅攻占美国,于是,美国人开始学着欧洲人的样子,用餐时也点起了葡萄酒。

事实上,60年代,加州葡萄园复兴计划并未取得预想的进展,一些家族开始以便宜的价格卖掉自家的酒庄。这引来了一些富足的中年白人,开始盘算着将这些园子买下来,改成“绅士农场”,安度晚年。与此同时,他们惊喜地发现了今天的纳帕和索诺玛地区的地理优势和自然环境。不久,这些“有钱的白人”开始入驻。

60年代初,“婴儿潮一代”已经成年,他们对政治充满怀疑和抵制、对上一代人充满厌恶和疑惑,这些年轻人崇尚鲍勃·迪伦的革命态度,急于往自己的身上贴满标新立异的标签。所以,他们不喝烈酒,坚持喝葡萄酒,他们相信,这是年轻一代的标志。这些嗜酒的年轻人,重新燃起了葡萄酒的希望,此时的庄主们也正在经历着“新藤过渡期”,并期待着黎明的到来。

《酒业风云》

直至1976年。那一年,不少美国人觉得他们的葡萄酒在口感上已经和法国酒相似,甚至超出法国酒。其实,从1971到1974年,法国葡萄酒都在承受着最糟糕的年份,而自70年代以来,纳帕地区的天气却好得出奇。因此,对于崇尚老世界的欧洲人来说,1976年的那次盲品,成了众矢之的。

位于波尔多地区的玛歌酒庄酿酒师保罗说过,这是一部被好莱坞化的电影,那些酒庄的人戏剧化地赢得了比赛,而事实上,比较美国与法国的酒,就像让人们去评价鸡肉和鸭肉哪个更好吃的问题,这种比评,对于喝酒的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事实上,国际上公认的品酒证书是一个现代的产物,尽管第一次真正的盲品始于1952年的牛津剑桥,由英国人(不是法国人)主办,由于英国是葡萄酒消费市场,而法国只是酿造地,因此,英国出现了较早的盲品测酒等规则。法国人盲品与英国人的本质区别是词汇,法国人善用浪漫的、非学术的词语形容一款酒,如:浪漫、光滑、如少妇的身材一般云云,而严谨的英国人最忌讳如此个人的评判,他们则用如:酸度中等、丹宁略中等带有参数的标准来衡量。直到今天,英国葡萄酒教育机构(WSET)还主张盲品的标准应依据消费者所喜爱的平衡性与复杂性,而不是品酒者的个人偏好。

但是不可避免的,70年代的法国人,对美国葡萄酒没有任何经验,给美国的酒庄留下了“无法挽回”的机会,若是当初英国酒商史蒂芬选用了英国的评委,也许就有了不一样的结局。

电影《酒业风云》的人物原型波·巴瑞特(Bo Barrett)认为,这部电影充满了“喜感”,他并不认同导演把他的年轻时代描写成一位热爱拳击的小伙子,他补充道,蒙特莱纳的红葡萄酒其实才是我们的主打,而那瓶著名的1973白酒,实际上只是一款值得纪念的霞多丽白葡萄酒,它很脆弱,脆弱到开瓶不久便开始衰退,今天,我们只会用它来招待贵客。

据传,目前《酒业风云》中,英国酒商史蒂芬的电影原型正在打算起诉该电影导演兰道尔·米勒,也许是影片公映后,欧洲的旧世界葡萄酒大师不能接受他在影片中的论调。新加坡美酒评论家庄步忠说,史蒂夫先生曾经半开玩笑地告诉他:“我最不能接受的是阿伦·瑞其曼把我演的太丑了。”

“我相信美国”

英国是出产葡萄酒大师最多的国家,然而,美国却永远是葡萄酒大师最多的国家,在著名的蒙大维酒庄内,葡萄酒大师马克(Markde Vere)挑起了“塑造形象”的重担。事实上,与欧洲相比,大多数的美国酒庄,对于酒评师都有着“过度”的崇拜。

卖相是美国葡萄酒的另一大特点,北美葡萄酒博客主大会(North American Wine Bloggers Conference)设立了葡萄酒博客大奖(Wine Blog Award)。2010年,“最佳酒庄博客奖”的得主是Been Doon SoLong,它的作者是来自加州邦尼顿酒庄(Bonny Doon Vineyard)的酿酒师兰道尔·格拉汉(Randall Grahm),标新立异的酿造工艺与酒标设计一直是邦尼顿酒庄最大特色,也由此看出,加州的酒与互联网的结合也是亲密无间。

然而,在整个纳帕,甚至整个加州,种植葡萄酒的人都散发着一种自信,Honig酒庄用《滚石》杂志、好莱坞电影海报包装了他们的酿酒团队,女酿酒师装出教父的嗓音对我说:“我相信美国的天气。”无疑,这种有关葡萄酒的美国信仰贯穿着整个美国的西部沿海地区。

几年前,美国人还通过技术参数来保持一款酒在每一年的特征都是相似的,现在,这一做法有些改变。在鹿跃酿酒师沃伦·威妮阿斯(Warren Winiarski)的推荐下,美国酿酒师开始在葡萄酒中“增加年份的区别”。在美国,卖的最好的葡萄酒是偏甜的酒,红晕新粉黛(Blush Zinfandel)是最受美国人欢迎的一款半干葡萄酒,除此之外,半甜的、酸度低的也是零售热卖的酒。英国人认为,在美国,顶级的葡萄酒有个“性价比不高”的问题,如果在英国或者法国,没有人会愿意购买一瓶顶级的美国葡萄酒,而在美国,人们心甘情愿地去购买当地的“顶级”,如:嚎叫之鹰(Screaming Eagle)等。

法国人、意大利、澳大利亚人会把中国看成他们最后的机会,而美国人在2008年之前,并不介意中国人会不会消费他们的葡萄酒——2008年以前,美国葡萄酒业事实上并不关心境外的市场,因为全世界的葡萄酒生产大国中,只有美国达到了产量与消费的平衡,这个平衡一方面来自美国的产能与品质,另一方面则来自消费者对于美国葡萄酒的认可,也就是说,在美国,你可以喝到任意一种口味的葡萄,只要你热爱新世界,有着与美国葡萄酒一样的新世界之心,那么你总可以在随便什么店,买到一瓶可口的酒。

然而,在2008年后,美国的经济增长开始有些退缩,他们终于意识到需要加入一个新兴的葡萄酒消费市场,于是,中国成为了他们的第一选择。美国人惊喜地发现,中国的每个区域,都像是一个独立的市场。加州餐酒协会坚信,美国葡萄酒符合中国人的口味,因为这两个国家都属食品工业化国家,在饮食习惯和口味偏好上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St。Supery葡萄酒园和葡萄酒厂总裁迈克拉·罗德诺(Michaela Rodeno)说过,加州的葡萄酒应该醒醒了。过去的十几年中,加州的葡萄酒交易占到美国的90%,而今天已经降到70%。根据加州餐酒协会的数据显示,自2008年9月起,加州葡萄酒遭遇了15年来首次销售额持续下降。尽管销售额下降,2008年加州葡萄酒的总销售量却增加了1500万加仑,这是因为中等葡萄酒销售量剧增,尤以价格在5到10美元之间的葡萄酒销售量最为火爆。

中央山谷区的德利卡家族酒庄,拥有全美唯一一位华裔酿酒师王振添(Tim Wong),这位自称“中英文都说不利落”的首席酿酒师,已经成功地和他的美国团队将葡萄酒打入中国。王振添酿酒略有古怪,同一款酒分别用不锈钢、水泥和木桶发酵,在他看来,美国的“实验室酿酒方式”为新世界的口味带来了希望。他曾经用“红辣椒”乐队的一首歌形容过美国的葡萄酒与自己的身份:和所有的西方文明一样,这就像世界的边缘,太阳从东方升起,最终落在西方。■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李倩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