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潮州外来工讨薪悲剧引发的群体事件

2011-06-17 11:20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5期
6月1日,在潮州市潮安县古巷镇打工的四川籍工人熊汉江与父母到所工作的陶瓷厂讨要拖欠的工资。与老板发生争执后,熊汉江被对方指使的两人砍伤。之后的事件进程可分为两个阶段:从6月1日至5日,熊汉江的父母与同乡在为追捕凶手、解决拖欠工资与医疗费用奔走,6月5日警方已将3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6月6日晚上又发生了打、砸、烧的聚集事件,闹事的主体与他们的诉求并不明确。公安部门目前仍在调查之中。

插图

插图/老朱

出乎意料的事态升级

6月9日,当本刊记者联系上受害者熊汉江的亲戚曹书旺时,他即将带着妻儿踏上返回家乡四川的火车。几天来,他一直都在潮州市区解放军某医院和古巷镇政府之间奔波,帮助熊汉江的父母一起处理善后问题。“6月6日晚19点,我在医院看了凶手已经归案的新闻,心想节目播出后,老乡就应该知道事情解决得差不多了,我也可以放心回村睡觉了。往回走,没想到镇政府前的大路已经被人堵得水泄不通。”曹书旺说,他和家人度过了心惊胆战的一夜。按镇政府新闻中心提供的信息,当晚聚集事件造成街上1辆汽车被烧毁,3辆汽车被毁坏,15辆汽车受损,包括15名外来民工和3名本地人在内的18名群众受伤。“一开始是外地人袭击本地人,大约夜里二十三四点钟,本地人又反过来回击,甚至有人持钢管入户打人。7日白天,继续传来有无辜同乡被当地人打伤的消息,外地人都不敢出门上班。”曹书旺说他在7日下午就带着家人跑到了离潮州市40公里的揭阳市住下。“摩托车和上个月的工资我都不要了,就怕因为我们是受害者的亲戚,本地人认为当晚的事件是我们策划的,再来报复我们。”

谁也不曾想到一个家庭的讨薪悲剧最终会演变成一次群体性事件。今年才满20岁的熊汉江在2008年随父母一起从四川省中江县来古巷镇打工。这里有“中国卫生陶瓷第一镇之称”,全镇有大大小小300多家卫生陶瓷企业。熊汉江和父母先一起在一家厂子做成型工,就是全家三人一起配合,往模具里灌浆,晾干后制成洗手池下面的盆柱。这期间熊汉江是家里的劳动主力,一个月这个家庭能有6000元左右的收入。“2010年我脑子里长了个小肿瘤,母亲陪我回老家动手术。今年春节后再来古巷镇,就想换个轻松点的工作,主要是父母做,我身体好就去帮忙。”熊汉江对本刊记者说。于是一家三口找到了村子里的华意陶瓷厂,同样是成型工,却是做体积较小的石下盆和台盆。“老板苏仰钿说得很好,我们做多少他就拉进窑去烧多少。因为只有烧过后才可以按生产的件数折算工钱,否则只是一堆无用的坯体。”然而,华意陶瓷厂的生意显然不如老板说得那样景气。没干多久,熊汉江就发现这实际是一家濒临破产的工厂,老板正在逐渐把厂房卖做他用。“4月20日那天,母亲对老板娘说,再不烧我们做的坯体,连放的地方都没了。老板娘就让我们把工具交回来,意思是叫我们不要在那里做了。她当时的许诺是把剩余的坯体烧完后再给我们工钱。”

华意陶瓷厂4月份烧了5窑,5月份又烧了3窑。5月28日,熊汉江一家便来到厂子结算工资。“我们做的坯体还有100个没有烧。一般在别的厂子碰到这样的情况,每件会按照烧好后工钱的70%来给钱。可老板娘的态度很差,说你们要算钱就自己放把火把它们烧掉吧。”在这部分坯体算不算钱上双方谈不拢,老板苏仰钿叫来了本村的治安队来协助调解。“最后双方约定6月1日早上来结算工钱,实际3009元,但之前熊汉江着急用钱,预先支出了1000元,所以总共是2009元。这里面并不包括那100个没有烧的坯体。”枫1村治安队队长对本刊记者说。

6月1日,熊汉江和父母又去到工厂。他们等到中午12点,才发现苏仰钿一直在厂子里,只是在躲避见面。“他见我们就拍桌子嚷嚷,把我们往门外推搡。”熊汉江说,苏仰钿的表弟苏锐浩正好来厂子回收废掉的石膏模具,“他听到这边有争吵声,就跑过来,拿起一把凳子要砸我的头”。熊汉江的头部刚做完手术,父亲本能地去挡,结果被打倒在地,顷刻血流不止。熊汉江在此时打110报警,接着苏锐浩叫来了另一古巷镇的朋友陈健荣,让他骑摩托车带两把砍刀过来。熊汉江说:“我心里一慌,在一处荒地摔倒了,他们就砍我的脚和手。”潮安县公安局法医对熊汉江的伤情鉴定结论是:“右前臂、左腕部和右小腿处被锐器砍伤,已构成轻伤。”古巷镇派出所的林斌副所长告诉本刊记者,熊汉江所受的伤是在追砍中形成,身上其他部位也有刀痕。不过熊汉江本人就认为是行凶者用一种残忍而专业的方式“挑断自己的手筋和脚筋”,这也成为这一事件在同乡口耳相传的过程中,最让人愤怒的字眼。

当地派出所对这件事情的反应,某种程度构成了第一阶段四川籍民工的民怨。“我去现场的时候老板娘还在,可派出所民警没有任何作为。6月2日下午,派出所又通知我们说,苏老板的家属送来了3000元钱让我们去取。”曹书旺说。但林斌副所长这样向本刊记者解释:“接到电话后出警的民警按照‘救人为先’的原则,先将熊汉江送到附近的卫生所包扎伤口。等到这批民警回到所里汇报情况,我们再派一批人去厂里,行凶者已经不在了。我们去村子里找不到苏仰钿,就让村干部去做他家属的工作,让他们劝说他自首。第二天,家属先拿来5000元钱,派出所采用分批支付的方式,先给了熊汉江家3000元。6月4日,苏仰钿来自首,6月5日,我们又在别处抓获了苏锐浩和陈健荣。”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