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爱情的印象》:一碗极简主义的白米饭

2011-06-16 16:29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4期
剧名从《务虚笔记》改为《爱情的印象》,是因为原小说中的一句话:我是我印象的一部分,我的全部印象才是我。“这个剧,其实是一个个瞬间彼此推动和呼唤,引出一个个不同的心理状态,进而延展出一个个世界。”导演李六乙告诉本刊记者。

话剧《爱情的印象》剧照

话剧《爱情的印象》剧照

一张白纸铺满了人艺实验剧场本就不大的舞台,并在尽头折上去竖起来,收于半残破的边缘。右前方竖着一架脚手梯,左前方扔着两个像米口袋一样的垫子,后方一把倒在地上的椅子则构成了这个三角形布局的最后一个顶点。椅子虽然旧得痕迹累累,但无论是从造型线条还是油漆色彩都能看出曾经的端庄厚重,高耸的椅背,向外张开的椅脚,倘若立起来一定稳若磐石。一阵叮叮咚咚的音乐声响起,是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两个男女演员先后出场了,间杂着舞台走动和少量肢体动作。他们轮流背诵着具有书面晦涩感的大段大段的台词,每几段台词讲了一个不同的故事,故事和故事在角色之间来回跳跃,两个演员的角色身份也变来变去。除了演员念诵台词之外再没有别的音响,舞台灯光偶尔明暗变换,这就是《爱情的印象》一剧在前45分钟里给观众的第一印象。

剧本来自史铁生的小说《务虚笔记》。读过原著的人会发现,某种程度上这个剧本和原作非常“相像”,90%以上的台词借用了原小说的语言,似乎是原小说若干段落的一次重新排列组合。“第一次在排练场看他们联排的时候,我感觉,是史铁生在说话。”李六乙告诉本刊记者。剧本撰写者李健鸣向本刊记者谈起剧本改编过程时则说:“小说里好的语言我都想要,用的时候也尽量挑一些在舞台上能给观众留下印象的、不是特别困难的爱情、性、叛徒的命题等等。我觉得比较缺憾的是,原小说里还有生与死的讨论,不可能都放进来,现在的台词里哲学讨论已经很密集了。思想的难度是存在的,这也是我有意而为,无论是对表演者还是对观看者来说,我都希望有这样一种理解的距离存在。看这个话剧,应该不是一种消费,而是一种挑战。”

这部剧一直要到第二幕开始,观众才逐渐体会到一些趣味所在。布景纹丝不动,灯光也没有太大变化,两个演员以同样的先后顺序上场,说的是与第一幕开头几乎一模一样的台词,人物角色却已经完全换过了。接下去,观众听出来,这分别是上一幕开头两个角色的恋人,他们从另一个角度讲述着他们所知道的故事和各自的爱情史,一些全新而又似曾相识的细节,细致地呼应着前45分钟。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