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汪建伟——“不可理喻是当代艺术承担的重要角色”(2)

2011-06-14 14:32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当代艺术所存在的最基本的位置应该是制造匮乏,不需要去制造众多娱乐中的再笑一次,再哭一次。”

三联生活周刊:你经常谈到阅读以及从阅读中获得的认知。对你的艺术,阅读重要到什么程度?比经历更重要?

汪建伟:我有时候开玩笑说,阅读是我的私生活,但我从来没有觉得阅读在建立我的特殊性,它只是建立了我正常的公共知识的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黄灯》展览期间,你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已经做过两次对话,但你选择的对话者不是策展人或评论家,而是和当代艺术看起来相关又不相关的人,比如说公共知识分子。

汪建伟:“用人类全部的知识来判断当代艺术”——对于当代艺术的公共语境来说,我现在还想不出能有第二个连接可以替代这样一个连接。如果认为当代艺术可以和公共经验有关系的话,它一定不是封闭在当代艺术的特殊经验里,也不是无限度的妥协,妥协到和娱乐完全放到一个系统里去。我每次的作品都在实验一个跟以前不一样的方法,不是觉得它一定就好,也许是一个漏洞,但证明了现有知识和思维方法的落后,也许可能性才能显露出来。

三联生活周刊:北京有很多艺术区,宋庄、草场地、环铁……但你不在其中,离群索居。

汪建伟:我不是一个群居性的艺术家,因为我不喜欢参照。助手帮忙找到现在这个工作室的时候,我人在国外,问我意见,我就短信了两条:第一我不要在艺术区,第二交通方便。这个工作室在城乡结合部,周围全是收垃圾的人,房子租给我的价格和给收垃圾的人一样,非常便宜。

我其实很少和人谈话,也不一定能随时随地进入讨论。我现在这种生活工作状态和经历有关系。我17岁多当兵,在部队6年,记得第一年和100多人住一间大屋子,这段生活给我的“遗产”就是对集体概念深恶痛绝,还有就是对“一致性”有天然的免疫力,无论这种一致是赞成还是反对。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