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汪建伟:少数派报告(4)

2011-06-14 14:22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4期
汪建伟的多媒体个展《黄灯》从4月1日到6月26日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出。意外的是结构:展览被分成4个章节,每过十几天,空间形式和作品内容即被全部替换一次。对观众,《黄灯》可以是完整作品,也可以停滞为片段。很多人问他这4个章节之间有没有内在结构上的联系,但汪建伟想谈的只是思维方式的关联:《黄灯》的感觉,给了我一个现在身处的这个社会比较准确的一种状态。

145第一章节《用赝品等待》视频拍摄现场图1

《黄灯》之第一章节《用赝品等待》视频拍摄现场图

2011年初,尤伦斯中心发出的展览邀约促汪建伟把观念生发成艺术作品。他用大量的时间来思考结构,他想要一种前所未有的“不稳定”——不稳定的展览结构和不稳定的空间结构。“一开始野心比现在大,想制造一个交换系统,让影像世界和物质世界在整个展览上交替。比如四个屏幕,一开始是影像,到最后影像慢慢往上升,让它的物质系统在展厅里显现出来。但这意味着每天都要工作,很难实现。”汪建伟对自己妥协的结果,是把交换系统变成了4个章节。在3个月里对偌大的展览空间进行4次构建,这是几近自我压榨的工作量。他想探讨一个艺术家工作的“黄灯状态”。“以前对展览的要求就是4月1日开幕,4月2日就可以睡觉了,因为那道鱼翅、鲍鱼已经吃了。但是我们每天吃大米白饭的这个状态好像怎么也没有办法展示出来。”他想呈现这种作为“常态”的例外状态,比如把自己的工作室跟艺术中心的展示空间连接和并置。

汪建伟位于城乡结合部的工作室有2000多平方米,灰色铁门上面,用白色颜料草草刷了他名字的缩写“WJW”,稍不留神就晃过去了。这里原来是铁艺厂,汪建伟租下后没有对结构做任何改造,只在中间加了一堵墙,把空间简单地隔成生活区、工作区和仓库。一开始他计划做成一个剧场,想把一种日常状态和剧场空间结合起来,形成生活、工作和最终展示,然后可以构成一个事件:所有人参与到空间,让制作成为后台,和前台之间自由流动。但他发现这只能是一种想象,因为完整的流动状态只可能向汪建伟自己和他身边的少数人展示,这个剧场概念就变得有问题了。结果是,他没有在自己预想的空间里做过一场演出。

这次的《黄灯》,也许可以在部分程度上完成他对日常和展示进行事件性并置的设计。在尤伦斯展厅里搭建4个影像墙的时候,汪建伟特别想把“垛子”的概念做出来,因为平时开车穿过高架桥时,桥洞横梁下的那个空间总是很吸引他,老让他感觉到一种介于审美和功能之间的东西。“首先是视觉奇怪,接下来它就连接到你的经验和阅读。”

反光条也是类似的日常经验状态。他的工作室前面本来有路灯,有一天停电了,车子转过弯后,他突然发现平时熟悉的一切都没有了,比如电线杆只剩中间一段,停的车不见了,唯一可见的就是反光条,世界变成了这样一个符号,符号后面的世界看不到了。如果把这样一个警示方式,放到一件旧家具上面会有什么呢?他觉得,一个功能是提示,另一个功能是不要接近。你所看到的世界,只是一个提示的世界——这是汪建伟在做《黄灯》的过程中才逐渐梳理起来的一个概念。他买了10部电视机,在屏幕上用反光条贴成各种图案,摆放在展厅,通过它们的反光,观众也可以看见正在投放的影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