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新书推荐 > 爱乐 > 爱乐2011年第6期 贝多芬
404
爱乐2011年第6期 贝多芬

本期杂志简介:

 

◎李峥

 

刚刚完成的第六期爱乐杂志,将以新的面貌示人。

本期新增了“本刊专访”栏目,内容是独家采访四月份“古乐季”三个音乐团体的演奏家和演唱家——齐默曼咖啡屋古乐团的首席瓦莱提、与凤凰古乐团合作的阿里安娜·萨瓦尔、隐士古乐团的首席贝尔以及萨布雷艺术节总监莫尼耶的专访,读者可以通过四篇访谈——《听咖啡,喝咖啡》、《音乐把我们联系在一起》、《大隐隐于市》以及《古乐季越多越好》,直接与这些艺术家交流,了解他们的艺术理念与情趣,他们的经历及其对生活的态度。我们的特约记者寇燚,为此不得不周旋于阿根廷口音的英语、西班牙口音的英语、法国口音的英语之间而费尽心力,在这里向他表示致意。

本期主题是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约请了来自台湾、目前在美国的徐大卫先生撰写了头条文章《钢琴史上的“新约全书”——贝多芬钢琴奏鸣曲概谈》一文,以不算太长的篇幅系统回顾了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的创作,从“维也纳的贵族品味和戏剧传统”谈起,从各个方面探讨了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的作曲手法与特色,以及对后世的影响。张奕明的《我看“悲怆”奏鸣曲》则从贝多芬对传统的尊重与借鉴的角度,对“悲怆”奏鸣曲做出了非常专业又非常有趣味的介绍。《“月光”奏鸣曲的真相》、《独有的辉煌——贝多芬第21号钢琴奏鸣曲“华尔斯坦”》和《莱茵之子——贝多芬第23号钢琴奏鸣曲及其年代》三篇文章以不同的方式,介绍了贝多芬的“月光”、“华尔斯坦”和“热情”三首奏鸣曲,文字均十分精练。

又有三位新作者在本期中亮相,这里我不准备提及他们的姓名,相信大家看到杂志就会知道,其中有的新作者是我们所共同熟悉的人。《拉朗德的黑暗之歌》一文,向人们介绍了一位陌生却有个性的法国巴洛克作曲家拉朗德的作品--为受难圣周三日庆典的黑暗礼而作的哀歌。《这世上坚硬的彩虹——听格罗菲〈大峡谷组曲〉》是一篇释放清纯之情的音乐散文,却又紧扣音乐本身;《爱德华·麦克道威尔和他的歌曲》介绍了一位鲜为人知的美国“早期”作曲家,让人们了解到美利坚民族风格确立之前的美国音乐。

有两个连载文章在本期结束。《马肖:法国“新艺术”时期的伟大作曲家(四)》介绍了旷世之作《圣母弥撒曲》,本文不仅细致地分析了这部弥撒曲的各个部分的艺术特点和创作手法,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同时还分析了圣母崇拜在中世纪晚期盛行的原因。在此将另一个致意献给本文的作者邓欢欢,她所作的这一篇是关于马肖的文章中最艰难的部分。我的《从北到南——意大利早期音乐之旅》进入最后一个部分,介绍了亚历山德罗·斯卡拉蒂的清唱剧《第一次谋杀》、歌剧《格丽塞尔达》和两首“康塔塔”,应是本刊首次介绍这些作品,在文章结尾,附有我为意大利之行所作的一篇随笔。

马慧元的“音乐杂谈”以多美尼科·斯卡拉蒂和弗朗索瓦·库泊兰的两张唱片为基础展开--前者的演奏者是曾与朱晓玫有过合作的钢琴家AlexandreTharaud,后者的演奏者是少为人知的管风琴家Jean-BaptisteRobin,作者在文章中提出斯卡拉蒂的键盘作品“不是当年一句谦卑的‘游戏之作’可以涵盖”,并指出库泊兰“一直清晰而自觉地区分着乐器”,所以他的管风琴作品是不能用羽管键琴替代演奏的;作者还大胆建议,对于管风琴录音,“千万不要执著于演奏者的虚名”,这些文字充分体现了作者的独立思考精神。

在这里要郑重说明,维骐是罗文的笔名。勤奋的罗文同学在本期为大家奉上了《巴洛克美女之风吹起--记艾曼纽埃尔·哈伊姆》,介绍了“音乐集权分子”、女指挥家哈伊姆的艺术经历;还有《与斯坦先生的巴洛克王国之旅(二)》,继续讲解关于管风琴的知识,还记述了她“晚节不保的一贯作风”所引致的“惊险”经历;还有一张“从风管中发现的一只毙命多时的小鸟”的照片,令人触目惊心。来自海外的文章中,还有张奕明的《“永恒的爱人”之海顿版?》,曝光了海顿给Genzinger女士的一封信,揭示了幽默的“海顿爸爸”生命中富于情感的一面。

《绝代风华——肖邦音乐的非常阐释(六)》介绍了令人瞩目的钢琴家科尔托,不仅阐释了他的艺术特色与艺术成就,还为读者指明了何为“真正的诗意”,为此我为作者张靖腾奉上再一个致意。《散记历史上的女钢琴家(三)——克拉拉·舒曼之三》在空隔两期之后终于续上,作者以细腻的笔触讲述了克拉拉的幸福与不幸,令人感叹命运的力量是人力无法抗拒的。《给妻子的信——马勒书信选(连载三)》除了让读者可以从中了解到马勒与阿尔玛的感情历程,还展示了19世纪的恋人之间与当代人截然相反的情感交流方式。介绍现代音乐的《多态性的音乐艺术--奥地利当代女作曲家奥尔嘉·诺依维尔特》,则介绍了一位追求音乐艺术的“极端”的女性,她探索了音色和音响的“陌生化”。

《乔瓦尼·巴蒂斯塔·佩戈莱西——谜一样的那不勒斯人》一文,揭示了现实中的佩戈莱西,和他短暂一生中的音乐创作。《国际指挥泰斗:罗日杰斯特文斯基》可以满足喜欢俄罗斯指挥家的读者的兴趣,本文特别强调了这位指挥大师以开阔的视野,不断地尝试演奏新的作品,这种思维方式值得每一位音乐爱好者效仿;而带着不断探寻新事物的精神来阅读《进入古典音乐之门有多“难”》一文,则一定会有更大的收获,这篇文章虽为一家之言,但相信可以对正在古典音乐之门外徘徊的人们有所帮助。

爱乐杂志到本期,在2011年已顺利完成了半年的内容,这全有赖于新老作者们的鼎力支持,作为这本杂志的编辑,我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希望在2011下半年,能有更多新鲜的内容出现,让杂志变得更好看。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