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钢铁巨头之妻“被离婚”案(7)

2011-06-10 14:55 作者:陆晴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4期
23年的婚姻,将近14年的分居,民营钢铁巨头杜双华的婚姻因为一纸虚假离婚判决而受人瞩目。这桩亿万富豪之妻“被离婚”的离奇案件,让5位“平时不轻易发表评论”的民事诉讼法学专家聚在一起做出了专家意见,因为“被离婚”已经成为一个“严重而多发”的问题,其折射出的不仅仅是“玩弄法律而使他人婚姻安全得不到保障”的现状,更是法律制度的漏洞。

显然,杜双华也注意到判决书上这些硬伤,遂向河北衡水中院申请更正判决书中的错误。2010年10月28日,衡水中院发布裁定,将2001年判决中的错误一一改正,6天后,河北衡水中院院长签发了一份民事裁定书,称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此案由该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等于案件又回到了衡水法院,我们对结果还是没有把握。”宋雅红对再审案件的处理结果并不太乐观,“我觉得我胜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一个能在‘鸟巢’后边龙脉上拿地建高尔夫球场的人,能量太大了,我就是蚂蚁搬大象,但是一切为了儿子。”宋雅红这样对本刊记者表示。因为去年夏天从新加坡留学回来之后帮着母亲录了自己和父亲的对话,杜秋龙失去了父亲的信任,不能再接近杜双华。在杜秋龙看来,离奇的离婚判决的出现使得之前的很多怪事都有了解释,“那会儿我们家里进了‘小偷’,宝石、钱、相机什么都没拿,还挺整齐地摆着,但是纸啊什么的一张一张翻得乱七八糟的”。

而由宋雅红向海淀法院提起的离婚诉讼案件,也因(2001)衡民初字第14号《民事判决书》的出现,被裁定驳回起诉。理由是在10年前,河北衡水法院已经判决双方离婚。宋雅红不服,提出上诉,认为河北衡水法院的判决书不具法律效力。此案二审也正在进行中。

制度的缺失

在接了宋雅红离婚案之后,陈旭连着接到了四五起“被离婚”的案子。“权贵玩弄法律,钻法律的空子。”陈旭对本刊记者说,虽然宋雅红的案子由于当事人身份特殊,标的财产数额巨大,是一起特殊的个案,但其中却蕴含了一个极为危险的信号:如果现存的婚姻关系可以通过这样的诉讼程序予以任意解除,那婚姻家庭的稳定性、社会关系的确定性都将受到严重破坏,涉及公众的公共安全无法得到保障。

在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民诉法专家傅郁林看来,“被离婚”不是一个简单地用“权贵玩弄法律”来解读的社会问题,而是已经成为一个“严重而多发”的法律问题,问题的根源首先要归咎于制度本身的缺失造成的漏洞。“现行立法中缺少两个制度,一个是利害关系人申请撤销不合法婚姻关系的制度,这是针对身份关系的实体性质的救济途径:二是生效判决的撤销,这是针对一般案件的错误生效判决的救济途径,目前只有再审程序没有撤销程序。但现在这两个制度都没有,就制造了钻空子的机会。”傅郁林向本刊记者分析说,两个制度的缺失也导致了最高法院在设计再审程序时的困境,最高法院规定离婚案件不得就身份关系申请再审,只能就财产部分提起再审;甚至在上诉程序中,如果一审法院判决准予离婚的,上诉时二审法院认为不应准予离婚的,也没法改变一审判决就身份关系做出的变更。这是考虑到,一旦判决离婚,则不仅双方当事人之间的身份关系发生变更,而且可能涉及或影响其他人的身份关系,比如一方可能再婚,因此不允许通过再审变更原审判决已经确定的身份关系。但是,“我国现有法律制度没有区分身份关系和普通民事关系的差别,也没有区分合法取得的身份关系与非法取得的身份关系的救济途径,因此没有专门建立一个专门针对身份关系或虚假离婚的有针对性的救济制度。比如,假离婚的案件应该启动两个撤销程序,前妻可以申请撤销前面的欺诈导致的错误裁判所确定的身份关系,同时申请撤销新的婚姻、请求宣告后面的婚姻关系无效。但现在这两个撤销程序都没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