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钢铁巨头之妻“被离婚”案(2)

2011-06-10 14:55 作者:陆晴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4期
23年的婚姻,将近14年的分居,民营钢铁巨头杜双华的婚姻因为一纸虚假离婚判决而受人瞩目。这桩亿万富豪之妻“被离婚”的离奇案件,让5位“平时不轻易发表评论”的民事诉讼法学专家聚在一起做出了专家意见,因为“被离婚”已经成为一个“严重而多发”的问题,其折射出的不仅仅是“玩弄法律而使他人婚姻安全得不到保障”的现状,更是法律制度的漏洞。

“1993年企业搬到衡水之后,一开始他半个月、一个月回来一次,后来就几个月回家一次。”即便如此,宋雅红仍然认为他们那时关系还不错,只是“有钱以后,他非得高人一等,得低着头跟他说话,在家里也要装出多有钱那样,拿着有钱人的劲儿”,所以吵架拌嘴也是常有的事儿。“在1996年以前都挺好的,那会儿衡水的厂子流水就已经上亿元了,我手里拿着家里所有的钱,也从来没有钱还分谁的、应该有我一半这些概念,我觉得从苦日子过来的,都是北京人,家里又都认识,我还跟他爸妈住在一起,他能怎么样啊。”而杜双华日后对那段时间二人的婚姻状况却有不同的描述:“我常年在外做生意,尤其从1994年到衡水市京华制管总厂工作后,因工作繁忙,很少回家,对家照顾较少,夫妻之间难免生成误会。感情开始淡薄,以致后来被告怀疑我感情不专。”

虽然描述那段时间的孰是孰非在今天已经不具太多意义,大儿子杜秋龙在长大后,以成人的分析向本刊记者给出了相对公允的评价:“婚姻无法持续,双方都有责任。在我看来,父亲和母亲的性格都太强了,可能父亲后来希望母亲尽到照顾我和爷爷奶奶的责任就行了,不希望母亲过多干预他的事情,可是母亲又是那种一定要问一定要知道的性格。”杜秋龙其实已经很难记起自己幼年时父亲的形象,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实在太少,忙于资本积累和事业扩张的杜双华可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缺失了作为父亲的形象。“很小的时候肯定也不记事,我印象里最后一次我们3个人在一起,作为一个家庭一起活动,是他们带我去看李连杰的《冒险王》。”那是1996年,杜秋龙8岁,这一年也成为杜宋二人夫妻感情决裂的分水岭。

婚姻拉锯战

1996年的夏天,离二儿子的出生还有七八天时间,宋雅红北京的家里来了一位不陌生的客人——杜双华在衡水安排的一个厂长。她跟宋雅红说,她和杜双华已经在一起好几年了,要跟杜结婚。“我那会儿都快生了,心脏也不好,哪儿有心思理她啊,她看我不着急那劲儿可能刺激她了,过来就抓我,阿姨过来挡,我还是摔了一跤。幸亏住得离医院近,当时都大出血了。”这一次可能“生命不保”的险情让宋雅红的母亲心脏病犯了,大病了一场,出院后一直找杜双华评理,转年的1月份,因为又吵了一架住进医院,“进去就没出来”。母亲的去世对宋雅红打击很大,“起了满嘴的泡,还得给孩子喂奶”。

和儿子

宋雅红与二儿子(摄于1996年)

 

因为宋雅红的“不听话”,杜双华切断了她的经济来源。“以前要用钱直接给财务打电话,5万10万元的,后来连5万元都要不出来。”当时宋雅红因为照顾两个儿子已经有五六年没上班。“我感觉不对,我得被他挤对死。”她决定把老二放到保姆家,自己出去工作,还是跑业务的老本行,因为开的车比老板的好,每次去公司都停得老远走过去上班。虽然每月只有800元的底薪,但因为给公司带来好多业务,第一年提成18万元,第二年将近40万元。“他有几个亿跟我没关系,我待着就觉得窝囊得慌,我自己也有能力过得好。”宋雅红这种倔强独立的个性,正好跟事业不断扩大、正在自我膨胀期的杜双华需要别人顺从的心理状态针尖对麦芒。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