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制造文明曙光的“野蛮人饮料”——啤酒在中世纪

2011-06-10 13:15 作者:朱步冲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4期
随着西罗马帝国的覆灭,来自北方的日耳曼野蛮部落成为欧洲的主人。有趣的是,在这个被中世纪史学家称为“黑暗时代”的年代,被希腊与罗马文明长期贬抑的啤酒却迎来了复兴。

19世纪运送啤酒的英国人

19世纪运送啤酒的英国人

 

对于日耳曼人啤酒嗜好的最早文献来自于希腊历史学家、斯多葛派哲学家波西多尼的著作,他对于公元前2世纪一些迁徙至意大利北部的森布里人部落的生活起居有着详尽记载。他曾经写道,这些日耳曼人热衷于痛饮一种盛在粗糙的陶杯中、完全来自纯小麦酿造的酒精饮料,它发出一股独特的“腐烂气息”,与芬芳纯净的葡萄酒相比,绝对是“野蛮人的饮料”。公元前55年跨越莱茵河、挥军远征、时任高卢总督的朱利叶斯·恺撒在遭遇这个更为凶悍、野蛮的民族时,也特地在《高卢战记》中指出,区别高卢人与日耳曼人的有效方法之一,即是看他们热爱何种杯中物。很快,在恺撒麾下军团中,德国雇佣兵人数急剧增多。在公元前43年击败庞培的法尔斯撒鲁斯战役前夜,恺撒允许他们彻夜痛饮自己酿造的啤酒作为奖励。

酒精与英雄传奇

随着罗马帝国官方历史纪录系统的终结,啤酒也和许多重大社会变迁一样,在将近两个世纪中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中世纪关于啤酒的最初文献记载,来自于公元6世纪,第一位英国本土历史学家、修道士吉尔达斯的著作《哀诉不列颠的毁灭》:公元4世纪初,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姆斯和君士坦丁将驻扎多年的不列颠罗马军团撤走;为了抵挡北方的皮克特人和苏格兰人,不列颠部落首领伏提庚(Vortigern)被迫向莱茵河流域的诸多日耳曼蛮族部落——盎格鲁-撒克逊人、朱特人和凯尔特人求助,两位强大的盎格鲁-撒克逊首领霍撒与亨吉斯特应邀率领他们的部下渡过英吉利海峡,从伏提庚手中获得了肯特郡作为远征的报酬。然而,随着皮克特人入侵危险的消弭,伏提庚和他远道而来的盟友之间终于产生了纠纷,霍撒与亨吉斯特遂提议召开一次和平的酒宴。充满戒心的伏提庚带着300名精锐勇士前来赴宴,但亨吉斯特却派出以美貌著称的女儿罗温娜出席宴会,并用大量的烈性啤酒灌醉了伏提庚和他贪杯的武士们。最终,目睹手下被伏兵屠戮殆尽的伏提庚被迫签订了城下之盟,让出了西南部的威塞克斯、埃塞克斯、苏塞克斯。

随着这些野蛮的武士贵族匆忙在欧洲各地建立自己的王国,欧洲早期游吟诗人开始传唱这些经过美化的英雄游历冒险经历和宫殿议事大堂中的豪放盛宴。创作年代大约为8世纪的《贝奥武甫》,为我们提供了描绘公元6~7世纪入侵不列颠的斯堪的纳维亚日耳曼武士部落生活的蓝本:无论在上马出征还是凯旋而归后,勇士们总要大摆筵席。在丹麦国王霍兹加的宏大城堡西洛特的中央,有一间豪华的“鹿厅”,在《贝奥武甫》中,4种酒精饮料——“Medo”、“Win”、“Ealo”和“Beor”经常被提及,前两种分别是蜂蜜烈酒与葡萄酒,而后两者则是啤酒。当贝奥武甫初次来到“鹿厅”时,王后薇尔皙欧曾亲自用一只银子装饰、做工精美的野牛角杯为其把盏,并祝福他能够如约战胜怪物格伦代尔。无疑,这种野牛角杯不仅用于饮用啤酒,也被用于饮用其他烈性酒,并经常作为昂贵的陪葬品与武士一同埋葬。公元7世纪威塞克斯国王伊安曾制定法律,如果两个武士在饮用啤酒后发生争执,那么首先动武者要被罚款30先令。在80年代初,英国萨福克郡代本河口发现的一艘公元7世纪的盎格鲁-撒克逊沉船中,考古学家发现了数十只类似的角杯,以及用来贮藏啤酒与葡萄酒的陶罐残片。在维京人的传奇史诗《里格颂》中,曾这样描写人类阶级的起源——神国艾斯达的守护之神海姆达尔化身凡人里格前往人间游历,分别在一户贫苦老人的棚户、一家农民的木屋以及一位贵族的堡邸中接受了款待。在三家人的餐桌上,佐餐的饮料分别为水、啤酒和葡萄酒。在海姆达尔离开后,三个家庭分别生下了儿子,遂成为人类世界中奴隶、自由农民和贵族武士的始祖。9世纪初,已经被誉为盎格鲁-撒克逊人之王的阿尔弗雷德大帝明确表示,啤酒对于僧侣、武士和农民都是某种必需品,是他们祈祷、厮杀和耕作的动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