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啤酒:一种温和而无害的消遣

2011-06-10 11:46 作者:陆晶靖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4期
啤酒是农耕时期最流行的饮品,但它经受了两次革命的冲击——工业革命带来了烈酒,宗教革命带来了咖啡,而啤酒也完成了自己的技术革命。

064 1944年,太平洋乌利西环礁,美军休闲中心矛格岛上喝啤酒的水兵

1944年,太平洋乌利西环礁,美军休闲中心矛格岛上喝啤酒的水兵

啤酒:曾经最主流的饮料

德国公主、奥尔良公爵夫人伊丽莎白·夏洛特(1652~1722)曾经在一封写往故乡的信中抱怨凡尔赛的饮料太难喝:“茶喝起来像泡了干草的水,咖啡像煤堆里捞出来的假豆子做的饮料,巧克力又太甜。我最喜欢的还是德国啤酒汤,经常喝我的胃就不疼了。”

啤酒汤的做法是:在锅里倒上啤酒加热,然后在其他容器里分别打上一个鸡蛋,放一点黄油,倒上一点凉啤酒搅拌,最后把热好的啤酒倒进容器,加点儿盐和糖,一份啤酒汤就做好了。在19世纪啤酒被咖啡取代之前,啤酒汤一直是德国最常见的早餐饮料,从农夫到贵族,都喜欢在早饭里加点儿酒精。

啤酒曾经是西方人最主流的饮料。这种饮料不是作为食物的补充出现的,它本身就是食物。在东欧和北欧,在土豆被引入之前,当地人以啤酒作为主食的一部分,它在食品中的比重甚至会超过面包。不管男女,富人和穷人,健康人还是病人,几乎所有人都喜欢啤酒。根据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的《英国农业中的食物、能量和娱乐》一书记载,在16世纪下半叶,一个男性磨坊工人平均每天要喝4夸脱(约4.5升)啤酒,女工的量是男工人的一半。到了17世纪初期,啤酒饮用量有所下降,但人均饮用量依然达到每天2升多。到了17世纪下半叶,啤酒依然在日常食品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啤酒坊和面包房与肉摊一样,属于主妇日常光顾的地方。但此时它已经面临强劲的竞争对手:在普通民众那里是烈酒,在贵族和市民阶级那里是咖啡。

烈酒:工业革命精神和颠覆性

早在中世纪时期,烈酒就已经为人所知。在16世纪,这种酒主要是作为医用消毒剂被使用的,一般人对于这么高酒精度的饮料还没有什么需求。那时候的饮料市场依然被啤酒统治,然而200年后,情况大为改变:烈酒已经成为日常饮料中不可或缺的一种。18世纪,啤酒的领先地位已经大大削弱,大约50年后,英国的烈酒年产量已经达到约110万加仑,当时英国的人口约为600万,这也就意味着不管男女老少,每年每人要喝下8升烈酒。这种流行和英国在海外殖民的大肆扩张也许有关,烈酒的酒精含量是啤酒的10倍,能够预防热带地区的疟疾,在战场上也可以用来进行简易消毒。更重要的是,当时人们已经在日常食品中摆脱了对啤酒的依赖,而烈酒的酒精浓度高,便于携带,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一瓶就可以飘飘欲仙。

比起啤酒,烈酒的酿造要复杂一些,在发酵后还要经过一到两次蒸馏。又因为烈酒多采用水果为原料,所以成本比啤酒要高。成本低是一直以来啤酒能占据饮料老大的原因,但工业革命兴起以后,蒸汽机的使用降低了许多环节的成本,使得啤酒相对于白兰地的成本优势一点一点丧失。酒馆更愿意售卖烈酒,因为就近有酿造厂,而且储藏方便。当城市和乡村里的工厂越来越多,人们的自由时间也在减少,追求快感加速的一部分人抛弃了啤酒,举起了琥珀色的小酒杯。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