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姐妹情仇——广西贺州“局长灭门案”追踪

2011-06-03 12:58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3期
案发18天后,5月20日,广西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终于证实了那个令人惊诧的破案结果——组织策划“502”地税分局长周子雄灭门案的,竟然是周妻凌小云的亲妹妹凌小娟,另外两名同伙分别是死者凌小云的外甥和外甥女的男朋友。家族内仇杀!这个结果引起的震动,丝毫不亚于当初的发案。

插图

插图◎老牛

最早从网上看到破案的消息是在5月19日中午,案发后,贺州本地的两个网络论坛成为这桩离奇命案的信息集散地。帖子称,来自警方内部的消息源证实,策划实施“502”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是死者凌小云的妹妹凌小娟。马上打电话给凌家大哥核实。“不可能,不是真的。”他低落的声音跟我几天前见他的时候一样,“她就是被警察叫去问话了。”电话很快挂断了,因为“有警察守在门口”。

第二天上午10点,有贺州采访对象发来短信:“一切都是真的……”

双面凶手

警察总叫我去问话,这已经是第4次了。可是问来问去也就是那些问题,没什么新东西,看来他们也很头疼。难道凶手就没有留下点蛛丝马迹吗?案发现场到底什么样我们也不知道,我还问警察我姐到底是怎么死的,可他们也不说。……5月1日那天晚上,我姐还去参加了同学聚会,听说她后来跟一个男同学一起走的,我就纳闷了,警察应该搞清楚,这个男同学到底有没有亲眼看着她安全走进家门啊!……我还听说,5月1日那天,我姐的女儿跟同学喝酒喝醉了,本来人家不让她回家的,可她非得回家,要是不回去该多好啊!也巧了,那天全城停电,这不给了凶手机会吗!……

 说这些话的人就是凌小娟,时间是5月7日,案发后的第5天,地点就在她家里。

那天下午,我辗转找到凌家的时候,已经16点多钟了。大哥凌刚沙哑着嗓子,眼圈红红的,情绪很低落,说起刚刚死去的二姐凌小云,还会忍不住哽咽。很快凌小娟的丈夫李强也加入了我们的谈话,他是个不爱言语的人,虽然曾经帮助凌小云打理钟山县的廉租房工程,但只是负责资料整理,对于工程的财务细节了解并不多。后来,凌小娟从公安局回来了。她穿着一双拖鞋,随意地扎着马尾辫,身上的衣服显得有些破旧。对于频频被叫去接受问讯,她多少有些怨言:“我一个家庭妇女,天天在家带孩子都忙不过来,能知道多少啊!”

我们的谈话持续到晚上20点多才结束,话题主要围绕着凌小云的成长经历、性格和生意,当然,也谈到了姐夫周子雄。“他藏得那么深,谁也看不懂,人家当官的,怎么会跟我们老百姓交往呢!”说起这个二姐夫,凌小娟话语里隐隐带着一点不快,“听我姐跟人说过,好像他在外面有情人,问题应该还是出在他身上吧,当官能不得罪人吗!”这样的推理,倒也符合当时人们的想象,局长的身份始终是焦点。但有关情人的话题并没有到此结束,语速飞快的凌小娟话锋一转,又开始数落起“现在的男人哪个没有”,甚至质问起自己的丈夫。

临走的时候,凌小娟送我到门外,还说“下次再来贺州,记得来我家做客”。她的热情还算真诚,并没有客套的意思。自始至终,她是说话最多的一个,不必提问,她就会自顾自地说起来,语速很快,几乎没有停顿,有时候前后表述不免跳跃,并无多少逻辑。她的声音有些尖利,脸上却没有多少表情,最起码看不出悲伤的情绪。谈话快结束的时候,说起了她跟凌小云的生意往来。“当年做水泥生意,我还拿给她20万元呢,现在人死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拿得回来!”凌小娟自言自语道,“反正拿钱入股的时候,水泥厂的领导都在场的,改天我得去问问,那可是我东拼西凑来的,现在省吃俭用的图个啥。”

这就是我跟凌小娟会面的过程。她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整日操劳、不修边幅的中年妇女。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异常,那就是她面无表情的脸。可是,一旦说起案件,她坚定的语气和眼神,又让人无心怀疑。5月27日,我带着一肚子疑问再次拜访凌家,距离公布破案结果已经过去了一周,他们还没有缓过神来,“虽然不得不相信,但还是不敢相信”。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