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寻找文明

2011-06-01 11:38 作者:薛巍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2期
良好的社会达到物质上的繁荣之后,必须相应地在精神上也很繁荣才算得上是文明社会。

书

《寻找文明:翻新一个受到玷污的概念》

 

“文明是可耻的”

约翰·阿姆斯特朗出生于英国的格拉斯哥,毕业于牛津大学,2001年移居澳大利亚,是墨尔本商学院的驻校哲学家。跟他的好友阿兰·德波顿一样,他一直在努力阐明爱情、美、人生等宏大的概念。近来他又写了一本书《寻找文明:翻新一个受到玷污的概念》。

阿姆斯特朗说,几年前,盖蒂研究所组织在伦敦召开的一个会议讨论文明,有三位知名学者提交的论文都说,文明不能再被认为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概念。“这并不是一个激进或新鲜的主张,他们只是重申了一个早已有之的正统观念。”莱昂内尔·特里林在《诚与真》中说,康拉德发表于1899年的短篇小说《黑暗的心》是“对欧洲文明一次尖锐而彻底的批判”。1885年,俾斯麦召集起来的柏林会议宣布,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直接拥有并统治所谓的刚果自由邦。利奥波德通过其代理人所实施的统治是绝对化的和冷酷无情的,手段极其残暴。而这位伪善的国王却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世人相信,他所做的是一件文明教化的工作。故事的讲述人马洛一踏上刚果的土地就发现,实际上的恐怖无情的压迫与他们宣称的慈善意图是背道而驰的。但是比利时大贸易公司一家贸易站的代理库尔兹却一度认为,他的工作让这个国家沐浴在欧洲的文明之光中。

库尔兹是整个欧洲的产物。他父母的国籍是多重的,他是一个高雅艺术爱好者,多少有些天赋,是一个作家、画家、音乐家,他宣称信奉理性的利他主义。但库尔兹孤身一人沿着刚果河逆流而上去搜集象牙,成了当地一个部落的领袖,他的统治非常残暴。他在一篇关于土著人的报告中写了一句:“消灭所有这些畜生!”马洛却把库尔兹视作一位英雄,认为他是在为全人类犯罪——通过退回到野蛮状态,库尔兹触及了人们所能探及的文明构架的底层,触及了人性的最核心,他黑暗的心。马洛认识到文明是欺诈的、可耻的,他同时又热情地投身于文明。“《黑暗的心》是一个奇怪地向两个相反的方向运动的故事。一方面,它认为文明就其本性而言是极其虚假的;另一方面,它又相信文明能够实现它所宣布的目标。”

阿姆斯特朗认为,不能因为文明与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历史关联而抛弃它。伦敦会议上三位学者放弃文明概念的提议,与古罗马诗人奥维德《变形记》中刻法罗斯的行为类似:刻法罗斯与妻子普洛克里斯相亲相爱,两人心中的爱火同样地热烈。妻子送了他一根标枪。一天清晨,他带着标枪去打猎,听到落叶中发出悉索声,他以为是野兽,就把标枪投去,但原来那是前去寻找他的妻子。“有些人因为没能认清他们爱的东西而毁掉了它。在伦敦那次会议上,我目睹了被掷出的标枪。但它射中了什么?那些学者认为文明这一概念是一种威胁,他们投出了飞镖。但我怀疑丛林中藏着某种珍贵的东西。看得更清楚的话,文明这一概念可能会是某种我们需要、我们珍爱的东西。”

普遍化文明中的低级文明

文明跟烹饪、保险、技术、风度、地缘政治、画廊、法律、交谈、考古、个人卫生、城市规划、伦理学、科学、购物、性、诗歌等都有关系。“文明是人类想出的最宏伟、最雄心勃勃的概念。如果我们能够抵达文明的核心,揭示其秘密的含义,我们就能理解我们最深入、最重要的方面以及人类的境况。但什么是文明是一个难题,很难给出一个清晰、有力的答案。所有像公正、爱情或文明这样的概念都包含了多重关联,含义太丰富。”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