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新知(旧) > 正文

心理弹性:我们如何应对人生变故?

2011-05-31 10:55 作者:陈赛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根据伯纳诺教授的看法,“心理弹性”的动力可能来自大脑激素反应、基因以及行为方式的共同作用,以保证一种情绪上的平衡状态。它不仅帮助我们在人生的变故、创伤面前不至于崩溃,在好的经验上也一样,比如一顿美好的午餐,赢得一场球赛,被老板表扬,都不会持续太久——可能因为人是天生的忧患动物,在愉快的经验中沉浸太久,会钝化识别新的危险的能力。

乔治·伯纳诺

乔治·伯纳诺

不久前,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乔治·伯纳诺教授在美国《新闻周刊》上发表了文章《一个国家能承受多少》,其中提到日本人应对灾难的奇异心理状态。

日本的确很特别。它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经历过核毁灭的恐怖,并存活下来的国家。根据美国随军记者乔治·维勒的回忆,长崎原子弹爆炸不到一个月,就有火车带来了返乡的幸存者。他们两手空空回到满目疮痍的城市,找出原来的家所在的位置,种上植物,重新开始生活。

其实,并非只有日本人如此。汶川地震后两天,刚刚安顿下的帐篷边上,就已有人摆起了麻将桌。智利、阿根廷、墨西哥都曾在地震的废墟上举办过世界杯。

“当变故发生时——天灾、亲人去世、恐怖袭击、流行病爆发,大部分人最初都会体验到一种深刻的震惊和迷惑。他们会暂时出现创伤的反应,比如睡眠困难、噩梦、抑郁、记忆闪回等。但1个月之后,幸存者的创伤反应会慢慢减少,到6个月之后,除了极少数仍被负面情绪严重困扰的人之外,大部分人都能恢复到正常的身心状态。”伯纳诺教授告诉本刊记者。

这就是“心理弹性”,伯纳诺教授研究了一辈子的课题。这是一个借自物理学的概念——某些物体在外力作用下发生变形,当外力撤除后,便能恢复原状。人的心理也一样,在遇到变故或逆境时,最常见的反应不是被击垮,而是迅速恢复,通常不超过几个月就能重新回到正常轨道。

弹性:一套心理免疫系统

伯纳诺教授将“心理弹性”比喻成一种精神上的免疫系统。它与身体免疫系统最大的相似之处在于,二者都是急性系统,专门为短期、即时的威胁而设计,身体免疫系统应对的是突然入侵的细菌、毒素,而心理免疫系统应对的则是突如其来的心理压力及其所造成的情绪反应,如恐惧、焦虑、悲伤。

作为进化的设计,心理弹性在应对短期压力时最为强大。比如,当遭遇地震之类的天灾,生命面临危险时,我们大脑中最原始的区域被激活,我们不可抑制地感受到恐惧和压力。于是,我们惊恐、战斗、逃跑或者麻木。这些都是本能反应,能有效地帮助我们动员身体和心理的防御机制,以最高的效率处理眼前的危险。灾难幸存者在早期常常有噩梦与闪回,无法入睡,容易惊醒,这些类似创伤的反应在短期内也是有适应性功能的,是身体预警的本能,逼迫你思考发生了什么,并从灾难中学习。

这样的应激反应可能持续几分钟、几小时,或者几天,但一旦灾难过去,心理弹性就会开始起作用——大脑中一系列化学元素(比如神经肽Y能抵消大脑多个区域中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的效果,脱氢表雄酮DHEA能抵消压力激素皮质醇的效果)会逐渐抵消恐惧引发的压力。所以,即使像汶川地震这样的大灾难,大多数幸存者也并不会留下多么严重的心理创伤。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康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