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陈家肇事案:恶性车祸后的两样人生悲剧

2011-05-27 13:48 作者:陆晴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2期
在那场造成陈伟宁一家2死1重伤的惨烈车祸的一年后,肇事者陈家被法院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无期徒刑。2010年5月9日5点36分,命运改写的时刻,一场酒后车祸,两场人生悲剧。一边是曾经令人羡慕的美满家庭家破人亡,一边是一个舞者破碎的舞蹈梦,虽然两场悲剧的分量并不相当,却都足够深刻。

5月20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陈家无期徒刑

5月20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陈家无期徒刑

 

凌晨酒局

2006年,因为排演音乐剧《雪狼湖》,陈家从深圳来到北京。演出散场,他决定留在这个“更大的舞台”,开始新的事业。几年努力后,陈家已经在这个新进入的编舞圈子里获得了口碑和很多稳定的合作机会,贷款买了房子、车子,结了婚,在出事的那个初夏,他正忙着准备正式成立舞蹈工作室。“一切都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走着。”妻子谢小宁这样说。在本刊记者采访的几位多年跟着陈家跳舞的舞蹈演员眼里,他首先是一个对工作要求极高、近乎苛刻的典型的完美主义者。生活中又对他团队里的舞蹈演员相当仗义,这也是他在2010年5月9日凌晨出现在酒桌上的原因。

睡到中午起床,十三四点开始工作,跳舞、排练,22点结束工作,回到住处洗澡、吃饭、听音乐,夜里3点睡觉,再到中午起床,这是陈家和朋友他们这些舞者的生活和工作规律。他们没有固定工资,接到活儿就有钱,“跳一场下来1000块钱,一个月最多算满了跳10场,也就这样了,基本只够自己吃喝玩乐。”28岁的苗瑞3年前慕名来到陈家的团队,团队里更多是比她小个两三岁的“85后”,“一场一场跳出来”的钱,挣得快花得也快。

5月8日21点多,陈家还在编舞,漏接了团队里一个女孩打来的电话,打回去对方说自己过生日,想约大家出来坐坐。“他当时挺累的,本来不想去,但是那个女孩说了几次,他可能也觉得应该给这个面子,老板也应该买单。”同行的杜晨告诉本刊记者。22点多,陈家从排练厅收拾完回家洗了澡,待了一会儿才出门。他和另外一个男孩一起,在路边等了一下没有出租车经过,便掉转头回去启动了刚买不久的那辆黑色英菲尼迪。谢小宁告诉本刊记者,在结婚后有了家庭他们才有了买车的需求,拿手头的20万元付了首付,贷款50万元,2010年初才提车,距离车祸短短数月。

5月9日凌晨2点多,陈家到了位于三里屯的蓝蛙餐吧,桌上只剩了半瓶红酒,给他倒了一小杯,“就是一大口的量”,喝完这杯酒他们等来了另一个朋友。之后过生日的女孩提议去个热闹点的地方,3点半左右,他们换到了相距不远的“工体”Vics酒吧,因为其中一个女孩的男朋友也在那儿。“我们就直接去了朋友的那个包厢,‘家哥’又要了酒,一般我们出去在一起聚都是他买单。”杜晨向本刊记者回忆。

在事后法庭上公布的视频证据中,在当晚阴暗的酒吧包厢里,陈家在不到两个小时里一共举杯17次,喝的是酒精含量40%、每瓶750毫升的洋酒,根据公诉人的说法,陈家他们总共开了5瓶酒。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