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晚清政局 代际断裂

2011-05-27 11:35 作者:李鸿谷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2期
孙中山先生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在康有为尝试在清朝内部自上而下地进行一场改革运动而未遂之后,历史必然将会选择孙中山先生的自下而上的路径。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诣《昌言报》馆。枚叔(章太炎)、浩吾(叶瀚)咸在。问傅相(李鸿章)作何语?傅相自云:奉懿旨捕康、梁。且曰:如获此二人功劳甚大,过于平发、捻矣,吾当晋爵。语毕大笑。傅相询余是否康党。余答曰:是康党。相曰:不畏捕否?曰:不畏。中堂擒康党,先执余可也。相曰:吾安能执汝,吾亦康党也。……枚叔等闻皆大笑曰:奇事,康以六品官,而宰相为之党,未之前闻。比召对,太后以弹章示之曰:有人谗尔为康党。合肥曰:臣实是康党,废立之事,臣不与闻,六部诚可废,若旧法能富强,中国之强久矣,何待今日?主张变法者即指为康党,臣无可逃,实是康党。太后默然。

——孙宝瑄《日益斋日记》

李鸿章自称“康党”,这当然有趣。可是,康有为会认吗?

李鸿章辞世当年,梁启超写了一本《李鸿章传》,对甲午战争的失败,尤其是李鸿章的责任提供了公允之论:“西报有论者曰:日本非与中国战,实与李鸿章一人战耳。其言虽稍过,然亦近之。不见乎各省大吏,徒知画疆自守,视此事若专为直隶满洲之私事者然,其有筹一饷出一旅以相急难者乎?即有之,亦空言而已。乃至最可笑者,刘公岛降舰之役,当事者致书日军,求放还广丙一舰,书中谓此舰系属广东,此次战役,与广东无涉云云。各国闻者,莫不笑之。而不知此语实代表各省疆臣之思想也。若是乎,日本果真与李鸿章一人战也。以一人而战一国,合肥合肥,虽败亦豪哉!”

甲午海战中,“经远号”战沉的情景

甲午海战中,“经远号”战沉的情景

 

清朝30年的自强运动,自甲午一役,宣告失败。梁启超虽则是对战争失败的解释“以一人而战一国”,但却深刻地揭示了自强运动的结构性矛盾。

晚清历史,起伏跌宕,若只是细看某一事件,比如甲午失败、维新失败,以致辛亥何以“革命”?并不容易获取认识。因此,拉开足够的时空,才是建立识见之道。

自强运动的标志,是1861年3月清朝建立总理衙门——外国人将其称为外交部,但在清朝政府结构里,却更像是军机处的一个下属机构,而且是临时性衙门。随着清朝对外关系事务增多,总理衙门实质性的权力逐渐增大,“它不仅办理外交事务,还开展一些现代化项目。它提倡新式学堂、西洋科学、工业和交通”。正因为如此,历史学家徐中约分析,“这使它经常遭受到一些死硬的守旧派的挟击,而外国人也时常批评它步伐不够迅速”。

主导成立总理衙门的恭亲王奕最先意识到的正是守旧派的批评,在制度设计上,又在总理衙门之下成立“北洋大臣”与“南洋大臣”两职——将由中央处理的外交事务,分任为“北洋”、“南洋”处理,貌似外交事务仍一秉传统,是地方事务。这一设计看起来很成功,1870年李鸿章获任北洋大臣之后,徐中约评论:“在此之后25年里,李鸿章在天津的衙门实际上成了中国的外交部。”

恭亲王奕的设计,在清朝处理外部事务上,很巧妙也很无奈地找到了一个最佳的平衡点,但不是没有代价。这种设计一方面能够满足“拼命做官”的李鸿章的人生理想,另一方面则更强化了外交事务被守旧人士攻击的机会,只是攻击目标由“中央”转向“地方”而已。这种攻击更深刻的因素则是,自平定太平天国始,曾国藩、左宗棠以及李鸿章等汉人疆臣的崛起,清朝的中央与地方关系,地方越来越重,权力越来越大。而总理衙门之下的北洋、南洋,不仅延续了这种失衡的结构,而且在制度上强化了。对于清朝而言,这当然是危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