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黄蒙拉如何诠释帕格尼尼

2011-05-25 14:33 作者:王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黄蒙拉是目前非常活跃的小提琴家,他最近灌录了《帕格尼尼24首随想曲》,似乎就是表示他在技术上的精湛。但他又觉得,技术只能为音乐服务。他是如何理解技术和音乐的关系的?本刊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黄蒙拉

黄蒙拉

 

三联生活周刊:听说这张《帕格尼尼24首随想曲》的录制准备了很长时间,在德国待了很久,是吗?

黄蒙拉:其实我去德国待这么长时间,不完全是为了录制这张唱片,而是为了自己的音乐修养。我4岁开始学琴,一直到研究生毕业都基本在上海生活,之后选择去伦敦,在那里待了三四年,还是觉得这不是我想寻找的古典音乐的根,所以2009年下半年,我去了德国的吕贝克,一个离汉堡不远的小镇,人非常少,可以安静下来,尤其是内心的安静。

这样就待了下来,本来和DG公司约定的是2010年7月份录制这张唱片,结果他们也搬家,拖延了一些时间。而他们搬家的原因,和柏林的一家小剧院“大师之家”有很大关系,他们想把那里固定下来当录音场地。这张唱片也是在那里录制的。

黄蒙拉:《帕格尼尼24首随想曲》

黄蒙拉:《帕格尼尼24首随想曲》

三联生活周刊:听说录音环境很好,而且录音师极其挑剔,你自己在录制过程中有什么感觉?

黄蒙拉:从声音的角度,录音设备肯定很好,这个小剧场只能容纳四五百人,录音师是DG(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的资深录音师麦拉德,为了达到最好的提琴声响效果,他把凳子全部拆了。

最早的时候,DG还曾经提出在教堂录音,可是那里空间太大,有回声,录音师和我都没同意这方案。

从我自己的角度说,2002年,我参加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大奖赛获奖的时候,DG就已经和我签约了,想录这张作品,可是我自己推了,先录了一些小品。技巧上的难度是掌握了,可是24首随想曲要掌握不同的情绪。这24首随想曲,人们总是强调其惊人技巧,可我还是看重其中的音乐性表达。本来约定在2010年7月录音,那时候我还没把握,幸亏推迟到2011年,我每天起床就是帕格尼尼。

很多大师不用谱子,拿起弦就拉,但是大家没想到大师一生中演奏这曲目有多少次了。我不敢轻易录24首随想曲,11岁,老师指定我学第15号随想曲,这是我的第一首,心里很紧张,也有点畏惧,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其中的技巧困难重重。从那时候到现在,我也只有三次机会完整演奏过24首,很少演奏,也是因为我着重音乐本原的想法越来越突出,改变了自己早年对炫耀性曲目的喜爱。现在31岁,有机会出这张唱片,当然格外慎重。

三联生活周刊:你虽然学琴很早,但你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天才提琴神童,而历史上恰恰是很多天才琴童去拉帕格尼尼的。你大概什么时候开窍的,对你影响最大的老师是俞丽拿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