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调查 > 正文

浙江企业主的密度模式

2011-05-24 16:09 作者:王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1期
这是一种极具本土特色的“密度”模式:劳动力的管理密度;产业链的延伸密度;尽管美国的经济学家分析中国制造业正遭遇人口红利终结,物价无法避免的上涨等因素,因此面临困境,可是这种模糊的,不规范的,也很难定义的生产范式,却使中国制造业还具备着隐性的活力。 这种密度,有着中国的乡土基因:成群结队的人口流动,非契约的雇佣劳动,还包括打工者返乡的愿望,这些都使企业主能够最大限度地自由使用劳动力。

浙江企业主的用工方式正发生着巨大变化:为了留住骨干,他们提供给工人以食宿;能带孩子居住的夫妻房;返家的车票;拉来更多工友的提成;还包括去港澳旅游等措施。更有甚者,他们给核心骨干以房子的许诺;当人力成本高昂到一定地步的时候,企业家使用不等同于工资的手段,维系他们日益减少的外贸出口的利润。

除此而外,他们的产业链条在往上端和下端同时延伸,往上游派生出大量的设计人员流水线,七八名流水线上的设计师可以在一个月内设计出几百个带迪斯尼元素的产品;而往下游,则是溢出了流水线之外,数十个等待在厂外的妇女们可以在两小时内完成2000件名牌服装的纽扣和剪线头工作,不耽误其出口周期,她们的报酬,每件衣服几毛钱。

我们花了两周时间,采访了多个企业主和打工者,对杭州、绍兴和宁波做了微观经济学的调查。

嘉兴一工厂车间内的工人在操作间隙做片刻调整

嘉兴一工厂车间内的工人在操作间隙做片刻调整

 

引子:成功者和失败者

蒋萨华从没想到自己做了10年的服装加工企业的高管后会沦落,回到街头再去开出租车。2008年金融危机一起,他就发现,公司的订单数量大规模减少,可是减少还不是最终结果。2009年虽然经济危机已然度过,可是,订单还是没有恢复起来。他长叹一声,回忆自己的好日子:“兴旺的时候,在码头一天出两三个货柜的货物,我去服装加工厂,他们都以为我是多大的老板呢。”

蒋萨华的老板在意大利开设有20多家服装连锁店,有自己的品牌,按照他的说法,在当地华人圈也算是大名鼎鼎,品牌不高端,可是加工精细程度却很有要求。比如做牛仔裤,如果是要求有磨砂效果的,必须去广东佛山那边找当地企业加工,江浙企业的加工效果不如它们。棉制品去江苏盛泽采购,印花布料则去绍兴柯桥,买到合适的布料之后再去选择合适企业加工。“替我们加工服装的企业有300多家,从河北一直到了湛江。”

尽管货柜频繁出港,但是蒋萨华和他的老板并没有高额利润。老板的连锁店出售的是中低档服饰,中国的采购加工成本无论怎么加高,在那里每件也就是10欧元至40欧元左右的价格。“2009年,订单减少,我们没有和企业讨价还价的优势了,你只加工个1000件还还什么价?”频繁接触企业的蒋萨华也发现:这些企业不是不让价,是真的无法再降低加工费。“一个熟练的车衣女工,现在月工资是3000元,企业要提供住宿,房间要有空调和网线,那些加工厂的老板有气没法说,就和我嚷:‘你让我们再怎么降价?’”

恶性循环开始。由于无法提供大量新产品,蒋萨华在意大利的老板只能把店面出租部分,然后把部分服装拿到东欧和土耳其加工,至少节省了长途运输的费用。很快,在中国的公司没事可做,蒋萨华闲了半年,接到了几件不疼不痒的订单,700件外套,或者是1000条牛仔裤,也能找到厂家加工,可是完全没有议价能力,利润单薄得近乎没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