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暗示与明示(6)

2011-05-23 13:47 作者:钟和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1期
每个建筑、景观和城市项目都同时存在着明示与暗示的状态,阿迦汗建筑奖认可这两种状态之间的关系,一个项目的相对自主性和它更加复杂的源动力——公众的利益。

发现阿尔扎赫拉古城遗址是在1911年,作为面积最大的伊斯兰考古遗址之一,之后大概有10%到15%的宫殿遗存被发掘出来。到现在,考古现场发掘的工作仍然在进行中。

阿尔扎赫拉博物馆位于考古遗址的东南,既是用来展示遗址本身和考古发现物品的展馆,也是考古队的总部及研究培训中心。建筑师尼耶多·索伯加诺(NietoSobejano)以三个包围在农田中的低矮体块来组织平面,似乎博物馆本身也被埋在土里,等待着从地面被发现。博物馆的公共职能被安排在一个宽阔天井四周的回廊中,这是出现在科尔多瓦老镇和考古现场的建筑形式。另外两个庭院界定研究中心和对外展览区域的范围,引导参观者穿过一系列场馆空间和天井。博物馆四周种着当地的橄榄树和橘子树,这应该也是千年前已经存在的树种。

博物馆的材料选择和细节很简单:混凝土浇筑的墙壁,内墙包覆着当地的绿柄桑木,庭院内铺石灰石板。建筑师的意图是建一个粗糙的建筑,唤起残存的土墙和发掘现场临时搭建物的感觉,白色混凝土让人联想起千年前的白色石墙,一道深棕色的铜壁回应着科尔多瓦清真寺的巨大铜门。

对阿迦汗奖来说,历史遗产保护不仅是努力保存本国文化的传统与记忆,也有一些项目在挑战本土这个概念本身。贝鲁特美国大学的整体规划和突尼斯“超中心”(Hypercentre)的复兴计划,这两个例子显示如何在穆斯林城市中保护西方建筑的遗产,重新谨慎地编织城市肌理。

 

突尼斯“超中心”复兴计划

突尼斯“超中心”复兴计划

 

在殖民时代,许多北非伊斯兰国家成为像勒·柯布西埃这样的欧洲建筑师发展激进建筑观念、进行现代主义建筑实践的地方。突尼斯的“新城市”建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突尼斯法属殖民地时期,毗邻阿拉伯人聚居区麦地那(Medinas),是当时殖民地域的城市中心,反映了从旧有的麦地那城市模式向网格规划的转变。由突尼斯ASM协会发起这项“超中心”城市复兴计划既是建筑遗产保护,也是一项经济复兴计划。他们引导愿意承担保护项目的公共部门和个人,重新组织布尔吉巴大街和法国大街之间的公共空间,预留大量的人行道,整修突尼斯市政剧院、旧法院和电影宫等主要的殖民建筑物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