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专访细江英公

2011-05-23 11:53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细江英公:“拍摄的时候,我要把他带到我熟悉的环境里面,按照我的方式来拍,那就是我的“细江剧场”:在那里,我是制作人、导演、观众,也是评论家,被拍摄的人在为我做一场隆重的演出。”

细江英公

细江英公

 

三联生活周刊:“蔷薇刑”这三个字的意象非常特别,名字是怎么来的?在日本文化中,“蔷薇”的意象里有没有什么隐喻?

细江英公:1962年1月,在东京的银座举行了一个年轻摄影家的群展,我有10件作品,为三岛拍摄的一部分照片也在里面。因为是首次公开展出,我请三岛为这些花了一年时间才完成的作品取个标题,他很高兴地答应了,说回去想想。第二天他就寄来信,写了几个供我挑选:“男人和蔷薇”、“噩梦遁走曲”、“受难变奏曲”、“死的饶舌”……最后是“蔷薇刑”。我一眼看中了“蔷薇刑”这个名字。从形式和读音上看,每一个字的中文含义都非常漂亮,而且充分表达了内容。而三岛把“蔷薇”和“处罚”两个词放在一起,是一种很新鲜的意象,我看后非常感动,就选它作为摄影集的标题。

“蔷薇”在日本文化中并无特别的隐喻,但在西方,我印象中好像有种说法是“UndertheRose”,有秘密谈话的意思。也许三岛由纪夫受到这样的启发。

三联生活周刊:这组照片以生、死为主题,是你和三岛一起讨论后决定的吗?10年后三岛自杀,你有没有觉得当初的拍摄有某种预言性?

细江英公:生和死是我这方面的想法,拍前并未和三岛谈论过这类话题。至于美,那是当然的事情,因为被拍摄的人是三岛由纪夫。他离世后,我也没有觉得10年前的拍摄中有过任何预知或暗示,那只是一次拍摄。如果认为有关系,也是观者的感受。

三岛去世那天,我正在香港。有人说,你的朋友三岛死了,你不知道吗?我赶紧跑到街上去买《EveningStar》,1970年11月25日那张。这家英文报纸当时在香港很有名,但奇怪的是,那个记者居然把“三岛由纪夫”的名字搞错了,写成了“三品行雄”。我看完报道,还不敢相信是真的,打电话到日本家里。我夫人证实了这个消息,告诉我已经有好多媒体打电话到家里来,提出要用《蔷薇刑》里的照片。我认为《蔷薇刑》是摄影艺术作品,不是肖像照,在当时那样的情境下发出来会伤害到三岛的名誉,就拒绝了所有的媒体。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