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细江的“剧场”(5)

2011-05-23 11:07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1期
细江英公被称为战后日本第一代摄影教父,促成日本“影像时代”的出现。他最有名的作品是以三岛由纪夫为主角拍摄的《蔷薇刑》。这本充满残酷死亡与生存气息的摄影集,给三岛10年后剖腹自杀的一幕增加了预言性的神秘。

在自传里,细江称是因为儿时在田野里看到战后的鬼灵而受到了惊吓,并为日后那种大难降至的神秘凄厉的风格打下了潜意识基础。而这种风格,在《鎌鼬》的作品里被表现到极致。细江英公和土方巽将舞踏的舞台搬到了日本东北的秋田县,那里是土方巽的家乡,邻近的山形县则是细江的出生地。从个体意义上,他们合作完成了对记忆的复原和延伸。而对于摄影,这组人物系列被认为是舞蹈表演和摄影艺术的完美结合:在细江英公的镜头里,土方巽在偶遇的场景和当地的人们产生偶然的自发关系,如魅影出没于现实,黑白两色中却自有一种惊心的绚丽。“我对著名的画家马克·夏加尔非常崇敬,我的这部作品也是对他表示的一种敬意。他的绘画就是描绘他自己生活的记忆,而我的《鎌鼬》也是一种内心的纪实,或者说是一种主观的纪实,浸透着我的童年记忆,尤其是在印象深刻的‘二战’时期。”细江说。在日本,鎌鼬是甲信越地方传说的一种妖怪,爪子像镰刀一样锐利,让人受伤却不觉得疼痛。“鎌鼬总是悄悄地隐藏在田里某个角落,然后以非常快的速度冲出来袭击。”4月25日,细江在北京日本文化中心举行的讲座上回忆当年在秋田农村拍摄这本摄影集时发生的事:妈妈在田里,把孩子放在筐里,喂奶的时候回来,完了再去干活儿。他和土方巽发现那里有个小婴儿,就说借你们家孩子用用,然后抱起来往田里面冲,用了15秒。拍完后把孩子还给那家人,说“谢谢!再见”。晚上带上两瓶酒到那户人家去,为白天抢走孩子的事道歉和感谢。30多年后,细江在东京涩谷美术馆举办一个摄影展览,那个当年被抱走拍照的婴儿已经30多岁了,也来看展览。“他的小时候,爸爸、妈妈就对他说:‘哎呀,可了不得了,你被人家给抢走了,虽然马上把你给还回来了,但是也把我们吓坏了。’他是这么听着故事长大的。解说员后来告诉我说,当年的这个婴儿看到自己的照片非常感动。”

春画·浮世绘投影系列之一

春画·浮世绘投影系列之一

大野一雄103岁去世,一共有47位摄影家拍过他,细江英公的摄影气质和他最为声息相通,那是同在一种精神领域空间行进的实验性探索。细江英公在北京日本文化中心的讲座上播放了他的多张作品,最后一幅是濒临死亡的大野一雄——老人闭目卧在榻上,身上趴着大野家一个出生不久的婴儿。“大野先生103岁去世,他的一生真是辛苦了,我有这样的想法。”细江说。而他自己,现在78岁,希望活到2039年,因为想要看到摄影术诞生200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