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细江的“剧场”

2011-05-23 11:07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1期
细江英公被称为战后日本第一代摄影教父,促成日本“影像时代”的出现。他最有名的作品是以三岛由纪夫为主角拍摄的《蔷薇刑》。这本充满残酷死亡与生存气息的摄影集,给三岛10年后剖腹自杀的一幕增加了预言性的神秘。

蔷薇刑

细江英公摄影作品:《蔷薇刑》系列

 

三岛由纪夫和《蔷薇刑》

在北京草场地摄影季上的“写真绘卷”展,细江英公将作品装裱成了日本传统画轴的格式,像是长轴的绘画,影像则是使用喷墨技术输出在日本纸上。长轴和纸本,这种形式使他本来就讲求内在戏剧张力的影像有了更浓烈的叙述性。“我以为摄影与文字的关联是非常重要的。尽管两者之间是独立的,不是相互之间的描述,但是有时候在本质上的关联,强化了相互之间的表达质量。”细江英公说。

细江英公1933年出生在日本山行县,是一名佛教祭师的儿子,他自己后来也是佛教徒,所以人们总试图在他的影像中发现宗教的影响。他最有名的作品是以作家三岛由纪夫为主角拍摄的《蔷薇刑》,谈论细江英公,就不可能不提及它。这本充满生存与死亡气息的摄影集,给三岛由纪夫10年后剖腹自杀的一幕增加了预言性的神秘。

细江英公告诉本刊,《蔷薇刑》这组照片的拍摄其实分为两个阶段。最初是日本出版商“讲谈社”指派给他的一项拍摄任务,时间在1961年9月。当时三岛由纪夫要出版他的第一本随笔集《美的袭击》,“讲谈社”请细江英公去拍一张用做封套和卷首插图的照片。细江英公说,当时他只是一个年轻摄影师,编辑川岛在电话中告知是三岛由纪夫特别指定他,让他有点吃惊。“三岛由纪夫后来说,让我给他拍照,是因为看了我以土方巽为拍摄对象的《男人和女人》那组照片。”在1959~1960年拍摄的《男人和女人》,强调自我和内在表达,当时这种做派在以纪实为主流的日本摄影界显得十分叛逆。“当时的日本人特别是摄影家说,这哪是照片啊,这是另一种东西。”27岁的细江英公和年长一些的摄影家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当时主流的想法是把黑白处理得单纯一些,那样才是好照片。“很多人认为这不是照片,但是我认为这是照片,而且坚持这个想法走过了60年。”多年后他把自己的摄影观念总结为“球体写真二元论”——“如果我们把客观和主观想象成一个像地球的球体,比如说客观在北极,主观在南极,如果从北极走到南极,可以有无数条路线相通,可以从东边走,也可以从西边走,也可以从某一个另外的角度去走。在这种无限的可能性中,我们要追求自己的摄影表现,要有这样的自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