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被置换的人生:一桩20年前的顶替上学事件

2011-05-20 12:13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1期
20年前那起姐姐顶替妹妹上大学事件的结局在外人看来并不太坏:姐姐由落榜生变为了大学生,后来去满洲里市当了一名小学教师;妹妹经过一年的补习,去了一所重点大学,现在是深圳市一家私营企业的工程师。可是,牺牲亲情与违背道德的做法让所有当事人都难以释怀心中的苦闷。20年过去了,当年留下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被置换的人生

心底的秘密

杨丽敏(化名)告诉本刊记者,她无法忘记1991年的夏天。那一年,她18岁,在内蒙古自治区的海拉尔二中参加高考。她当时的名字叫杨志强,同年参加高考的还有大她一岁的二姐,叫杨志军。两人分别是高三6班和高三2班的学生。杨家一共4个兄弟姐妹,母亲常对他们说,这是个没有什么经济能力和社会关系的家庭,考大学是唯一改变境遇的出路。好在杨家的几个孩子都很有出息,他们就读的二中是全市最好的学校,大哥杨志刚已经考去了大连理工学院,大姐杨志华在当地的一家教育学院读师范专业。1991年,就轮到杨家老三和老四升学了。

李玉霞是二姐杨志军的同班好友,她和杨丽敏都在海二中的考场。第一天考试上午安排考语文,下午是化学。她记得杨丽敏考完化学,走到学校门口,就当着一群在外面焦急等待着的家长哭了。“志强说有一面卷子和下一页粘住了,交卷前几分钟才看见那页题目,是胡乱填上答案交上去的。”李玉霞和杨志军及另外两个女生,是一个亲密的四人小团体。“我们都是一个宿舍的,为人又都开朗活泼,特别爱玩。有一次学校组织看电影,我们没赶上,结果第二天居然向老师请假,专门去看。”在李玉霞向本刊记者的回忆中,杨志强比较沉默寡言,和她们相比,是个爱学习的好学生。“志强每天三顿饭都和我们一起吃,我们把她当做是志军的妹妹来看待,其实她的性格和我们不一样的。我们吃过饭还要玩会儿,她准保要去看书。”如果不是化学考试的失误,并且那是第一天考试,会影响接下来两天的心情,李玉霞觉得杨丽敏考上一个本科院校绝对没问题。

当年考试是估分报志愿。杨丽敏知道自己失常发挥,没有报省外的学校。她从小的梦想是当一名老师,因此她填写的全部是师范类学校,其中就有海拉尔师范专科学校。“二姐考完回家,一对答案说感觉还不错。其实她以前学习比我好,高中的时候,因为和同班男生谈恋爱,成绩下降了不少。我觉得她人很聪明,也许高考超常发挥,分数又回来了呢。”杨丽敏向本刊记者回忆。杨志军还报了一所省外不错的医科大学,“她说要去个好大学给妈妈争光”。

成绩下来了,杨丽敏得知自己的成绩是474分。“几条分数线已经出来了,我超过了当地录取的最低分数线,也就是那条大专线。”但是杨丽敏迟迟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每天我都在等待的焦虑中度过,觉得可能是志愿报空了,上线也没用。”8月份的某一天,杨丽敏听到外面传来的消息,“说是我家要请客,庆祝杨三考上大学”。杨丽敏心里一沉,知道自己落榜了。“我完全沉浸在没考上大学的伤心中,根本没想过二姐四百零几分的成绩,连最低分数线都没过,怎么可能考上大学呢?”摆宴席的那天晚上,家人没让杨丽敏一起跟着去。她一个人待在了家里,一片茫然,不知道未来应该怎么办。

当天晚上请客归来,父亲和二姐去了另一个间房,母亲过来和杨丽敏说话。“她第一句话就说,要我改名字。她提了一个新名字,也是杨志‘某’。我们家里生完大哥后,一直想要个男孩,所以给女孩起的全都是男性化的名字。我一听,新名字也就那么回事,就没做出什么反应。妈妈继续说,之所以要改名字,是因为姐姐要拿着我的通知书去上学。”杨丽敏说她顿时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通知书是邮寄到父母单位的。我这才明白,妈妈、爸爸、二姐原来早就背着我商量好了。妈妈给出的理由是,我的年龄小,前一年考上,第二年再考肯定没有问题。”杨丽敏说她此时什么都听不进去。“我就像个木偶,完全是受别人操作。只是到了必要的时候,比如这时需要我改名字了,他们才会通知我一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