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包头民间借贷风暴(5)

2011-05-20 11:55 作者:贾冬婷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1期
包头商人金利斌以惨烈的自焚方式,亲手戳破了一个明星企业的美丽肥皂泡,高利贷维系的1596人13.5亿元民间借贷也随之化为泡影。又一个民间借贷的悲剧,再次凸显了尚处灰色地带的民间借贷困境。

包头经侦支队惠龙专案组目前已介入调查近一个月。专案组人员对本刊记者分析认为,在这一明星企业的层层光环下,其内部危机早已尽显。“哪有说董事长死了,企业就全盘停转了的?金利斌崇拜李嘉诚,可是李嘉诚个人控股只占11%,而惠龙股权的90%由他一人掌控,剩下的由他妹妹占5%,高参占5%。在惠龙的组织结构中,金利斌任董事长,二妹金利敏任总经理,他妈的干儿子孙绍黎任执行总裁,妻子陈蕊任集团采购总监,基本上具备了一个家族企业的所有特征,一人独大,而他个人的知识结构、管理模式都支撑不了那么大规模。越是这种企业,越需要光环,他也寄望通过上市来脱罪,上马福禾项目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打造上市所需的复合产业链。”该专案组人员认为,“即使没有福禾项目,金利斌和惠龙也可能会倒下。福禾只是摧毁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民间借贷之困

专案组认为惠龙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包头经侦支队李队长对本刊记者说,惠龙公司触犯《刑法》第176条的规定,以高额回报为诱饵非法向社会不特定多数人吸收存款。

李队长说,惠龙公司将吸收的款项大部分用于公司运营及返息,本案属于单位犯罪。而与浙江吴英“集资诈骗”性质不同,惠龙公司在主观意图上无占有故意,责任人一般会定罪在10年以下有期徒刑,具体还要看下一步对单位集资、社会融资、企业债务经营三种资金进一步区分后判定。

因为民间借贷行为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之间的界限模糊,在企业的资金链断裂之前,政府通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听之任之,民间借贷一直在现实中承担着为企业融资、民间投资双重需求提供出口的功能。据统计,截至2007年9月末,包头市GDP同比增加161.45亿元,同比增长22.86%,2007年末金融机构贷款余额同比增加62.09亿元,同比增长12.87%,金融机构的信贷投入与实际需求差距较大,中间的缺口需要填充。包头市金融办公室副主任王丽萍对本刊记者说,在物价不断攀升、储蓄存款利率大幅回落、城乡居民对股票、基金等的投资不断缩水的情况下,民间借贷因利率高、回报大成为吸引闲散资金的渠道,同时也打开了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融资途径。孙家惠在解释自己的投资心理时也说,银行利率一般不超过8厘,民间借贷不低于2分。在目前的通胀水平下,放进银行简直相当于“负利率”。

黄利民告诉本刊记者,蒙西历来是民间借贷活跃之地。尤其是近几年在曾属于包头东盛区的鄂尔多斯“扬眉吐气”(羊绒、煤炭、稀土、天然气)的经济狂飙带动下,包头的民间游资也在寻找各种出口。在这个以包钢为龙头的传统重工业城市,这几年也出现了很多暴利行业。“比如神华煤化工,去年8月在包头投资近200亿元,仅仅试生产3个月就收回3个亿,这样不到10年就能收回成本,工人人均月工资都在万元以上。希望铝业,普通工人工资5000元,奖金往往比工资还高,在那里找一个职位要拿20万元。”黄利民的一个朋友幸运地在去年把投在惠龙的钱要回来了,当时还发愁“撤出来再投在哪儿呢?”

王丽萍说,为了满足企业和民资的双向需求,包头这几年不断鼓励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担保行的设立。与银行的严格审查相比,这些机构因为速度快、手续简便满足了一些小型民营企业的融资需求。但是,就拿小额贷款公司来说,目前包头只有66家,全部注册资本金只有60亿,与银行的资金量不在一个量级上。另外,对这些小额贷款公司放贷主要靠自有资金,只贷不存,在满足上述企业需求方面还显薄弱。而以熟人放贷为基础的民间借贷则实际承担着民营经济运行中最主要的拾遗补缺作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