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包头民间借贷风暴(3)

2011-05-20 11:55 作者:贾冬婷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1期
包头商人金利斌以惨烈的自焚方式,亲手戳破了一个明星企业的美丽肥皂泡,高利贷维系的1596人13.5亿元民间借贷也随之化为泡影。又一个民间借贷的悲剧,再次凸显了尚处灰色地带的民间借贷困境。

律师祖建国为惠龙集团债权人提供法律咨询。他提出了“债转股”的自救方案

律师祖建国为惠龙集团债权人提供法律咨询。他提出了“债转股”的自救方案

 

黄利民原来估计,惠龙会从民间融资三四个亿,没想到竟然高达13亿多元。他将事发第二天聚集的200个债权人组织起来,个人投资从10万元,到最多五六百万元不等,总共1亿多元资金沉没。“好多公务员,都把公积金取出来交给他。后来一次碰到派出所所长,鼓动人们把钱从银行取出来放到惠龙,丝毫不加掩饰。”黄利民说,发展到最后,惠龙集团就像一个“高利贷银行”,最后这一“银行”资金断裂破产,一系列次生灾害仍在民间蔓延。

3分利是什么概念?清醒下来的债权人分析,良性运转的企业利润率应该大于借贷利率。3分利,意味着要承担的年息高达36%,而企业一般的利润率大约在10%左右,何况惠龙在融资之初利润还达不到10%,借贷利率远远超过企业利润率。后期还出现4分利、5分利,那更是只有毒品、军火行业才有可能达到。高利贷一般只能背负五六个月,而惠龙长期背负,必然陷入“今天借,明天还”的恶性循环,雪球越滚越大,直到最后再也支撑不住,把自己压垮。金利斌和债权人都明白高利率伴生的高风险,只是被诱惑冲昏了头脑,陷入孤注一掷的疯狂赌博,也就离死不远。

明星效应下的信用与扩张

如今的惠龙总部已经人去楼空。通过经侦支队,我们进入这座曾经辉煌的大楼。四楼空空荡荡的走廊墙面上只剩“一支军队,一个家庭,一所学校”的标语,据说当年四面曾挂满了各级领导在惠龙的视察照,与金利斌的合影,总共有上百张,光环一层又一层,不由得人不相信。

金利斌死了,惠龙集团的后续事宜由执行总裁孙绍黎、金利斌二妹金利敏负责。孙绍黎对本刊记者说,处在市中心繁华地段的香格里拉商务会所、商务足道、3家洗浴中心、3家连锁超市等已经停业,防止债权人疯抢,只有惠龙控股65%的曲迷乳业,因地处偏远,还在运营。惠龙出事一个月,旗下最优质的资产,如物流园中一些大品牌蓝带啤酒、伊利牛奶等已经更换代理商,位置一流的香格里拉会所也面临收回经营权的威胁。让惠龙卷入高利贷风暴的福禾豆业,也由伊利出来单干的几个人提出收购意向。

孙绍黎13岁就认识了金利斌,后来认了他妈做干妈,又来到惠龙作为金利斌的左膀右臂。他告诉本刊记者,金立斌有天生的商业头脑,难得的是,又有商业信誉。大学期间他就卖过报纸,卖过西瓜。他曾借钱从临河以9分钱1斤的价格贩回2.5万斤西瓜,当时包头市场上的西瓜价格是3角1斤。面对顾客,他一连切开4个生瓜蛋,直到他切开第五个时,才看到了红瓤。买西瓜的顾客被金立斌的真诚所感动,建议他到包钢附近去卖。那个暑假,金立斌靠卖西瓜净赚5000元。这之后,他开过拳击馆、贩过瓜子、倒过羊绒。直到从106市场一个10平方米的小屋做烟酒批发起家,开始获得一些品牌食品的代理权,惠龙的雏形搭建起来。见证他在106市场历史的张兴旺说,他拿在这里赚的钱买了一个库房,后来改成洗浴中心,这是包头最早的洗浴中心之一,证明了他投资的超前,也由此将惠龙的产业拓展。后来的惠龙宣传片人人耳熟能详:“惠龙集团涵盖食品物流、国际会馆、洗浴俱乐部、连锁超市、矿业、奶业、投资公司等14个分公司,拥有25亿元资产。”

对比自己和金利斌的人生道路,张兴旺告诉本刊记者,他很佩服金讲信誉,干活拼命,当年他因为这股劲被称为“小日本”。他后来在惠龙办公室内摆了一头狼的标本,显示他的霸气。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