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桑兰“天价诉讼”背后的故事(6)

2011-05-19 11:23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1期
“微笑,乐观,坚强,隐忍。”在贴上了“微笑天使”的标签后,这样的特质是社会对桑兰的心理定位和公众期待。撕下这一标签,桑兰是个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天价诉讼的背后,是一个无法用正常人心理揣度的恩怨故事。

起诉书中指出,纽约居民刘国生、谢晓虹夫妇曾涉足多名中国受贿官员参与的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体育彩票生意。

“桑兰说,指定的监护人代表着没有指明的‘中国老板’,阻止她向媒体说明跌倒的真相。桑兰在送往医院时提到,她跌倒的原因是受到另一人的干扰,但是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和有关部门立即让她封口,还否认说她受到脑损伤。因为利益冲突,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和中国体操协会会长张謇(音,即张健)为了保护被告和业务合作伙伴的利益,一直回避桑兰和她的父母向导致桑兰受伤的有关责任方索赔的要求。”

“事实上,只听从有关部门的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将桑兰一直软禁在家。为了封住桑兰的口,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向桑兰做出虚假承诺:作为监护人他们将承担她终身需要的生活费用。自从刘国生、谢晓虹夫妇被指定为监护人后,其公司因此从中国体育相关的商务交易中获得数以百万美元的收入。他们只听从使他们成为亿万富翁的‘中国老板’的指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向桑兰做出的承诺从来没有兑现。桑兰还声称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公开其私人电子邮件、她和她的男友的信件。”

桑兰声称特德·特纳公司蒙蔽媒体,该公司曾经向桑兰的经纪人、中国政府高层领导承诺提供桑兰终身的生活费用和医疗费用。桑兰一直指望该公司履行承诺,但是特德·特纳公司没有兑现,只是为了提高公司的公众形象。起诉书说。桑兰指控美国体操协会指定的公司TIG保险公司,因为桑兰住在美国以外的国家,而不予兑现保险。“因为特德·特纳公司没有提供生活费用,TIG保险公司没有支付保险,所以过去13年来,她没有受到有效的治疗,导致她的健康条件恶化。虽然她因为受伤,已成为国际知名人士和一位作家,桑兰说,在此之前,她一直没有能力支付治疗费和寻求司法正义。”

“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完全控制了桑兰的治疗以及她和美国医生的联系,并且切断她付诸法律手段的联系途径。桑兰在中国居住近13年,无法在美国法庭或中国法庭起诉,无法获得医疗保险,致使她永久伤残。”

起诉书总共列举了针对上述8个被告的18项控罪,每一项的索赔金额均为1亿美元,其中包括违反协议、违反美国残疾人法、违反纽约州及纽约市人权法、违反美国1964年民权法、违反纽约州保险法、不当得利、侵占财产、未履行监护职责、诽谤、民事共谋、侵犯个人隐私等控罪。一共索赔18亿美元。

在刘国生,谢晓虹的代理律师莫虎看来,这不是一般的起诉状。“更像是给媒体看,而不是给法院看的。”“我们经过详细调查,有可能会把18项撤掉。因为时间过期了,纽约的联邦法院规定,诉讼有些1年就过期了,有些是3年,有些是6年过期,现在都过去13年了,还有一小部分存在,可能不需要等开庭,18项诉讼大部分都会被砍掉。”莫虎告诉本刊记者。同样是美籍华裔律师,莫虎于1976年5月获美国波士顿大学法学研究院法学博士学位,30岁的时候出任纽约警察总局副局长兼审判厅厅长职位,与刘国生、谢晓虹夫妻是多年好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