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桑兰“天价诉讼”背后的故事(3)

2011-05-19 11:23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1期
“微笑,乐观,坚强,隐忍。”在贴上了“微笑天使”的标签后,这样的特质是社会对桑兰的心理定位和公众期待。撕下这一标签,桑兰是个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天价诉讼的背后,是一个无法用正常人心理揣度的恩怨故事。

桑兰在纽约举行的第四届友好运动会比赛预热练习中不幸摔伤(摄于1998年7月21日)

 

1998年,桑兰第一次见到谢晓虹,是在参加友好运动会之前的一次运动员聚会上,谢晓虹作为中国体操协会副主席出席了这次聚会。作为赞助商,谢晓虹同时还是中国游泳协会的副主席。桑兰在2008年母亲节以“缘分”为主题的文章中,对当年的谢晓虹有这样的描述:“她当时穿着一件深蓝色带白色条纹的套衫,头发还焗油了,略带栗棕色,着装非常得体,又很有气质。她那天还跳了舞,又有能力又漂亮又有地位,还那么多才多艺,谢阿姨在当时的我们眼里——不仅是我们这些女队员,还包括男队员甚至教练员,都是那么完美的一个女人,甚至完美得高不可攀。我在心里还偷偷地想,多么希望自己也能成为这样一个成功的女人。”

在这篇文章中,桑兰对于谢晓虹一家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受伤后,我醒过来,看到在我身边忙进忙出的又是她!原来体操队领导要回国了,委托她来照顾我。这次她还全家出动,不但自己亲自给我做饭做菜,还把两个儿子都叫过来陪我。有一次我就要进手术室,她来晚了,急匆匆地把一串佛珠塞到我手里,后来的手术过程中我就一直握着这串佛珠。后来出院住在她家,更是受到了谢阿姨无微不至的照顾。”

谢晓虹与刘国生后来回忆:“当时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和体操管理中心主任张健都全力支持我们在美国对桑兰的监护工作,我们也随时向他们报告情况。国家体委对外联络司主任屠铭德则持另一种态度,主张我们对桑兰的支持应该适可而止,不要过头,否则将来体委对其他受伤运动员难以处理。”

桑兰的13年

黄健和桑兰相识于1999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这样描述他和桑兰的开始认识:“队友介绍到她家去,从朋友角度帮帮她,大家引荐我了。有人找她做社会活动,她拿捏不住,我可以给她提些建议,她父母没时间去接她,我就帮忙接送。作为经纪人是2004年的事了,之前并没有授权。从朋友关系过渡到经纪人,没有为什么。”黄健1997年从北京击剑队退役,进入北京体育大学学习,后来从事体育经纪工作。

在黄健眼里,“桑兰刚回国时很天真,不像十七八岁,更像十三四岁,受伤后世界发生变化,视野发生变化,但确实不断进步着。”按照黄健的说法,他和桑兰第一次见面,就听她描述了受伤的经过。他问桑兰:“为什么监护人不帮你打官司?这个事,你还对谁讲过?”桑兰的回答:“我对教练讲过,但代表团领导一直说:‘桑兰你脑子摔坏了!’”

桑兰曾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这么描述在美国治疗的10个月:“先不要说都谁来看过我了,前来采访的媒体全部都是世界各地的大媒体。当运动员的时候,很多场面我没见过,我也没有参加过世界锦标赛、奥运会。在美国治疗的这10个月,我见到了许许多多人这辈子都见不到的场面。所以不能说回来时我就是一个小姑娘。迷茫,但也成长了不少。在美国我未满18岁,除了生活是妈妈照顾,其他的各种公共活动都是由我在美国的监护人安排。采访,包括拍摄去超市买菜的镜头什么的,都是他们安排。我只需要出席,不会经历里面的过程。比如说管理上的过程,他们怎么联系媒体,这个媒体是什么背景,我去做康复锻炼为什么有人陪着……这些不需要我考虑,我只是表面上的应对。回国以后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