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桑兰“天价诉讼”背后的故事(2)

2011-05-19 11:23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1期
“微笑,乐观,坚强,隐忍。”在贴上了“微笑天使”的标签后,这样的特质是社会对桑兰的心理定位和公众期待。撕下这一标签,桑兰是个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天价诉讼的背后,是一个无法用正常人心理揣度的恩怨故事。

桑兰在纳苏医疗中心接受治疗,父亲桑史盛和母亲陈秀凤在一旁照料陪同(摄于1998年7月28日)

桑兰在纳苏医疗中心接受治疗,父亲桑史盛和母亲陈秀凤在一旁照料陪同(摄于1998年7月28日)

 

1988年7月,国务院公布了“关于鼓励台湾同胞投资的规定”。“他们原想在国内开一所中档饭店,为海外来华的中下层人士服务。在交涉过程中,得知民政部要搞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恰好刘国生夫妇在海外常参加国际彩票研讨会,在俄罗斯等国有发行彩票的经验,因此,他们决定投资建彩票公司,国内独家经营。也正是这时候,亚奥理事会决定,第11届亚运会在北京召开。”

刘棨林说,刘国生多年研究国际政治经济,对各国承办大型体育活动的集资方法了如指掌。他曾统计过:1957~1988年,保加利亚发行体育基金彩票,共收入20亿美元,占整个国家体育投资的一半,解决了修建体育设施的财源。联邦德国、奥地利、瑞士、南斯拉夫等国的体育费用,政府拨款只占1/3,其余则通过发行体育彩票获得。1988年,韩国汉城举行奥运会,发行彩票集资折合人民币8.5亿多元……

而当时的背景是:举办北京亚运会总共需要资金25亿元,由于基础薄弱,开工不久又赶上国家紧缩银根,建筑材料涨价,6亿元的资金缺口需要社会集资,为此亚组委专门成立了集资部。“依据各国惯例,运用彩票集资司空见惯,而在我国,对彩票的性质还存在争议。但是刘国生夫妇已经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他从美洲、欧洲、亚洲各国请来9家巨商洽谈,希望他们把亚运会彩票承接下来,但因为条件要求太高,没有谈成。最后刘国生向亚运集资部表示愿意自负盈亏,独自把亚运体育彩票的制售承揽下来,并向集资部捐赠了100万元。于是,刘国生、谢晓虹夫妻独资兴办的‘乐达利实业公司’诞生了。”

刘棨林对刘国生夫妇印象很好:“刘国生憨厚,谢晓虹聪明。他们租借了一个大厂房,场面弄得很大。彩票制版很复杂,刘国生亲自监督制作,谢晓虹则负责内勤,十分辛苦。他们设计出彩票图样后,多方征求意见,仅国家体委就跑了很多次。有意思的是,在这儿,刘国生遇到清华大学同窗老友伍绍祖,伍绍祖当着别人的面说:‘啊,刘国生么,我了解他,是个干事业的人。’始发彩票是8月8日,仅北京地区就签订了1200多万元的认购合同。”

从发行彩票资金的分配来看,集资效益明显:印刷宣传费占8.1%,发行费占20%,奖金额占41.9%,亚运会收益额占30%,净收入资金全部用于场馆建设和经费开支。1989年12月6日,在北京饭店举行的彩票两次开奖仪式上,亚运会集资部长王志良亲手把已经回收的部分集资款400万元的支票交给亚运会组委会执行主席伍绍祖。伍绍祖曾激情满怀地说:“全国人民兴趣高,亚运会一定能开好!”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