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桑兰“天价诉讼”背后的故事

2011-05-19 11:23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1期
“微笑,乐观,坚强,隐忍。”在贴上了“微笑天使”的标签后,这样的特质是社会对桑兰的心理定位和公众期待。撕下这一标签,桑兰是个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天价诉讼的背后,是一个无法用正常人心理揣度的恩怨故事。

桑兰与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合影(摄于2008年)

桑兰与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合影(摄于2008年)

 

刘国生、谢晓虹夫妇

作为桑兰1998年受伤后在美国的监护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不曾想到,时隔13年后,他们会成为桑兰打官司索赔的主要对象。

在桑兰的律师海明向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方法院递交的长达22页的英文起诉状中,桑兰起诉了时代华纳公司、美国体操协会、TIG保险公司、Riverstone索赔管理公司、TedTurner特德·特纳管理公司、以及美籍华裔刘国生、谢晓虹夫妇等5家机构和3位个人,共提出18条指控,索赔18亿美元。其中有一半篇幅是告她的华裔监护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起诉书“事实陈述”的22段中有11段涉及这对监护人)。

“我家第一个看到消息的竟然是我十分疼爱的10岁孙女,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向她解释,只有大哭一场。”谢晓虹在博客中倾诉了自己的迷惑和愤怒,“一年前起,我们已经获悉她要起诉CNN,我们支持她的‘维权’要求,甚至协助她寻找律师。不久前,她还和我通电话,共同策划她近期来纽约的食宿安排。但是完全没有料到,他们的真实企图是要起诉我们这两个曾经呕心沥血救助过她的人。”

在纽约华人圈,刘国生、谢晓虹夫妻兼具财富与名望,同时又与中国体育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2000年,常驻华盛顿的新华社记者杨明曾经去刘国生家采访桑兰,对于谢家的殷富十分感慨:“当时的谢宅位于纽约北郊100公里外的小山上,俨然是个小庄园,自家修了一条碎石子路。凭高远眺,林壑青翠,山脚下有个寂静的湖泊。谢家是幢三层洋楼,面积有上千平方米,形状如悉尼歌剧院,法式落地窗户显出豪华。这个小庄园占地面积起码有三四亩。”

“刘国生是上海人,父亲在香港经商,家世很好。他的小学同学、上海大学的一位物理系教授在看过我写的关于刘国生的报道后曾给我来信,说小时候经常去刘国生家玩,前面是房子,后面有花园,很讲究。”现已退休的原《体育博览》杂志记者刘棨林在1990年也因为采访与刘国生、谢晓虹夫妻有过深入接触。在他向本刊记者的讲述中,这是一对经历传奇,很有政治、经济头脑的夫妻。

刘国生1956年从上海考取清华大学,第二年,错划成“右派”,开除团籍,但是聪明好学的他学业十分优异。清华大学毕业后,他带着父亲给的20万元资金去泰国,先办铁钉厂,后经营中国独特的工艺品景泰蓝,完成了财富原始积累。之后,他定居美国,进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深造,同时经营企业,一直在寻找机会向国内投资。谢晓虹比刘国生小20多岁,是北京西城区人,后随家人去了台湾,上世纪80年代初因经商回到北京,在北京饭店与刘国生相识。“当时两人都因各种原因离异不久,逐渐产生了感情。婚后近10年,他们生下3个孩子,连同刘先生前妻的3个孩子,他们共同抚养6个子女。”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