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四年磨一剑,顾长卫的《最爱》

2011-05-17 17:49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1期
“在这群像里,每个人都从不同的角度折射出光亮。” 电影本来的片名是《魔术时代》,后来改成如今的《最爱》,想必是导演提醒我们,这是一部爱情电影。难能可贵的是,相对通常爱情电影一味要流于纯粹、唯美,顾长卫导演却没有把爱情凌空在现实之上,甚至有意把故事的背景铺得扎实又热闹。

《最爱》剧照

 

开片就是那个又癫又呆的大嘴(王宝强饰)拿个烂喇叭朝村里人喊:“有新药治热病了!”他时刻喜欢拿着这喇叭说话,后来却说,自己和手上的喇叭一样,快没电了,说完就摘了簇嫩黄的花别在耳畔,还是憨憨地笑。粮库大婶(蒋雯丽饰)为了几粒粮食还在和花脸猪打架,被猪顶着满街疯跑,可据说是打着打着,人就过去了。老汉(孙海英饰)着魔似的要找回那个记了一辈子秘密的红本本,刚躺下,捏本本的手就松了,这里“人命如树叶,说落就落了”。倒也有人生龙活虎,比如贩血“致富”的赵齐全(濮存昕饰),刚给自己的儿子做了冥亲,又跑到父亲跟前讲“远大钱程”,“我没法让人人都生在苏杭,但我能让人人都葬在天堂”。

短短90分钟,却要写众生百态,自然会用笔极简,可偏这些于爱情主线看似“次要”的人物,更让人看得五味杂陈。何况,罕有这般“大腕儿云集”都演起小人物,不止“露脸”,无不倾力奉上自己的演技。

于是,首映的观众见面会上,众明星都自嘲是鲜亮亮的绿叶之一。导演顾长卫心怀感激,对台下的观众解释,簇簇绿叶的精彩恰是《最爱》的看点;片长所限,还有更多宝贵的“绿叶”,剪了10个月,直到最后才忍痛割爱——“是让这部电影接近伟大过程中的遗憾。”

 

三联生活周刊:《孔雀》、《立春》,你都在刻画那种因过分理想主义而与现实格格不入的人物,无论极有个性的姐姐,还是不甘平庸的王彩玲,到如今的《最爱》,显然有很大的不同。

顾长卫:从前我之所以改行做导演,因为我想用电影作品寻找自我缺失的存在。比如我曾经觉得自己是很缺少理想的人,所以一度吸引我的正是那份理想主义在当下时代里、坚硬现实里的弥足珍贵。《最爱》确实不同,我想表达的就不只是理想本身,更多的是现实层面的内容。我们正生活在这样一个特别的历史时期,正经历着国家迅速的发展、变化、成长,当人的理想、梦想被煽动、被鼓舞的时候,欲望也常常会同时被调动,这其中也包含着某种膨胀、不安,这是我拍这个电影的初衷。

三联生活周刊:女主角商琴琴就是为了一瓶洗发水去卖血而染病,男主角赵得意得病后却还惦记自己的媳妇不能改嫁,天天画正字儿记她有多少天没有来看自己。这样两个人爱的火花,与其说是精神世界的沟通,不如说是纯粹的肉欲的吸引。在我看来,《最爱》里的人物都有些随波逐流,又无选择的粗糙质感,就像是大嘴傻乎乎拿喇叭说悄悄话,粮库大婶总嚼着手里的一把米,迥然不同于你之前作品中那些清高孤傲的角色。你为何转而被这样的人物吸引?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