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小城命案——广西贺州地税分局局长被灭门调查

2011-05-13 15:00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0期
5月2日,广西贺州市地税局贺街分局局长周子雄被发现死于家中,同时被杀的还有他的妻子及两个分别为15岁和16岁的孩子。局长,灭门,已经具备足够的传播力,再加上传言中的血腥现场,让这个地处三省交界的小城愈发绷紧了神经。案件侦破还在继续,但围绕着局长的权力、财富乃至私生活的流言与臆想,也开始在本不平静的小城悄悄发酵,所有人都在等待答案。

5月3日,广西贺州警方在案发现场拉起警戒线

 

离奇命案

5月2日,“五一”小长假的最后一天。早晨,贺州城区下起了雨,不过很快就停了,甚至还出了太阳。9点多钟,住在五楼的周子雄母亲和保姆下楼了,她们要去参加一场喜宴,新娘子就是周子雄大哥的女儿。大孙女出嫁,当奶奶的自然要早点到场。担心还会下雨,她们向隔壁的小卖部老板借了把雨伞,问及为什么不跟周子雄一家一起去时,周妈妈的回答很利落:“我刚刚到四楼敲门,没人应,昨天吃饭的时候,小孙女说想今天早晨去爬灵峰山,估计他们一家早起去爬山了,待会儿直接去酒店。”

但是,这场喜宴,一直没有等来周子雄一家四口。打电话没人接,13点多,还没吃完饭,周妈妈和保姆就赶回了家。很快,楼下的小老板就听到了老太太凄惨的呼救。警方显示的报警时间是,13点37分。

有关案发的过程,这是迄今为止我们能够获得的全部信息,案件还处在侦查期,警方为避免影响破案,拒绝透露任何详情,反倒让猜测和流言有了更广阔的舞台。

首先是入室的途径。位于贺州八步城区爱民路上的那座居民楼,现在还被警戒线围着,一辆警车负责24小时看护现场。这里不算繁华地段,200多米长的路,一侧的空地上停满了等生意的大货车,另一侧是6层高的连排楼房。挑高的一楼大多为商铺,一家五金店、一个小卖部、一家汽配厂,周子雄家的一楼和二楼出租给了一家汽车轮胎店,也可以洗车。周围邻居告诉我们,这些6层高的居民楼都是个人自建的房子,由于贺州以前只是个县,直到2002年才改为地级市。上世纪90年代,县城(也就是现在的八步城区)还没有扩张到这里,爱民路还是一座小山包,当时政府鼓励私人购买地皮,价格很低,每平方米仅有1000元出头,周子雄因为在税务局上班,还能享受每平方米900元的优惠价。2007年,周家和旁边的几户人家一起盖了这些新楼,爱民路才算有了点人气。

周子雄一家四口住在四楼,妈妈和保姆住在五楼,三楼和六楼都空着。平日里周家人进出,都是通过楼后侧小巷里的一个防盗门,但是门锁并没有毁坏迹象。一位接近周家的友人告诉我们,周子雄选用的防盗门是3000多元的品牌货,开锁几乎不可能。案发的第三天,我们在现场采访的时候,还有警察过来询问旁边小卖部老板,有没有其他上楼入口,得到的答案是没有,相邻的居民楼之间并没有连接通道。大家把猜测转向了窗户,因为周家楼后靠小巷的一侧窗户安装了防盗窗,但临街和侧面都没有安装。“或许是用钩子钩住窗户爬上去,也可能是从别的地方上到楼顶再用绳索降下来,可怎么墙上连个脚印都没有?”甚至有细心人提醒我们注意,不同于其他联排楼房,这一排房子相互连接的二楼窗台足有30厘米宽,完全能容得下一个人行走。当地论坛上围绕着如何入室行凶的推测满天飞,列举出的各种可能性,俨然成了一个案情分析会。

而有关作案手段与案发现场的传言,则更透出神秘的血腥气。最早传出来的消息,作案工具是利器,4人均遭割喉,但很快又有接近警方的人士透露,通过法医鉴定实为钝器,并判断出作案时间在2日凌晨3点左右。甚至还有人说,4名被害者都被抬到了客厅,一字排开,但据我们从接近警方的人士那里得到的消息并非如此,而是4人被发现时都在各自的床上,并且保持着正常睡姿。除了警方,周妈妈和保姆是唯一接近过案发现场的人,出事后就进了医院,在病房见到她们的时候,70多岁的周妈妈还在边吸氧边输液,对于任何问题都闭口不答。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现场的惨烈,周家一位做医生的亲属曾被叫到公安局问话,说起案发现场,警察的话让他吃了一惊:“即便你做过医生,也肯定受不了那个场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