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古典音乐欣赏入门 > 歌剧名著、转折点、扣人心弦的音乐——威尔第歌剧《茶花女》三题

歌剧名著、转折点、扣人心弦的音乐——威尔第歌剧《茶花女》三题

【来源: 爱乐 2011年第1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张可驹 2011-05-12 14:59 编辑: 李倩

『音乐片段试听』:《茶花女·序曲》  

威尔第

到目前为止,在歌剧文献中,是否有比威尔第的《茶花女》更通俗,更受欢迎的作品?很难讲,能够平分秋色的也不多,或许是《卡门》,或许是《波希米亚人》,即便《费加罗的婚礼》和《魔笛》也未受到那样广泛的热爱。初听歌剧的人也好,专业人士也罢,不论是音乐爱好者,还是作曲家的同行都没关系;有些专家会提出反对意见,但归根到底,很少有人能拒绝《茶花女》的魅力。

对莫扎特、理查·施特劳斯和普契尼这样的歌剧作曲家而言,很难论定哪部作品是其最高成就。罗西尼、董尼采第和贝里尼则不然,他们的创作高峰正是各自最受欢迎的那部作品。情况在威尔第身上是有趣的,谈论他最杰出的歌剧,人们通常会提出大师的晚期杰作《奥塞罗》(或《法尔斯塔夫》,谐歌剧的复兴者)。然而先前的一些歌剧却更热门,我们看到《弄臣》的丰富,《唐·卡洛斯》那样成熟的音乐戏剧,或《阿依达》不失细腻的大场面,最突出的却仍非《茶花女》莫数。

《茶花女》究竟是一部怎样的歌剧?顾名思义,它的剧本是由世界名著改编而来,作品本身则是威尔第创作生涯中的一个异数,“大转折”中盛开的一朵奇葩。本文将通过三个不同的角度观察这部“名作中的名作”。首先是从文学名著到歌剧剧本的转变;其次是《茶花女》在威尔第艺术生命中特殊的位置和地位;最后才会介绍作品本身,希望能使我们比较全面地看待这部歌剧。

从小仲马到威尔第

小仲马

一部热门歌剧大抵会呈现“音乐为主,戏剧为辅”的成功,《茶花女》应该是人气最高的“名著歌剧”,它的剧本由小仲马的原著改编而得,这本书也是我国读者比较熟悉的。

当约瑟夫·科尔曼谈到威尔第的《奥塞罗》时,指出该作是从莎翁的戏剧“衍生”而来,戏剧《奥塞罗》与歌剧《奥塞罗》已是两个自成体系的世界。对小说《茶花女》和歌剧《茶花女》而言,这一评价也是适用的。虽然后者是由前者改编,威尔第却非单纯以名作(或可理解为当时的畅销书)为依托,展开歌剧,而是将小说平移到另一个文学世界之中。

1848年发表的《茶花女》是小仲马的成名作,也是他最广为人知的一部作品。小仲马的创作往往致力于揭露上流社会,以及“半上流社会”在生活风尚、家庭、伦理道德方面的问题。他关注在那样的社会中受到侮辱、损害的人(《茶花女》不失为一号代表作)。作家所以形成这样的视角,除了“批判现实”的良知,很大程度是源于亲身经历。他的父亲大仲马虽以《基督山伯爵》吸引了千万读者,却给儿子带来极大的伤害。大仲马曾与一位女裁缝同居,生下小仲马,却没给这对母子正当的名分。随之而来的歧视和冷遇给小仲马留下创伤,也大大影响了他投身文坛后的创作方向,他的某些创作理论偏向“左派”,不足为奇。

威尔第的歌剧问世前,《茶花女》已被改编为剧本,于1852年在巴黎上演,引起轰动。这部小说以法国在七月王朝时期,金融贵族们的奢华生活为背景,主人公玛格丽特是上流社会的边缘人,一位高级妓女。这样的人虽然能在社交界红极一时,却非利益集团的成员,而是处在玩物的地位,所以也仅能徘徊在上流社会的边缘。玛格丽特被称为“茶花女”是因她习惯以茶花作为装饰。这个人物有现实中的原形,小仲马是以当时巴黎的名妓玛丽·杜普莱希为蓝本(小仲马与她有一段情),创作了《茶花女》的故事,杜普莱希最终的命运与书中主人公相似,23岁便香消玉陨。

故事开始时,玛格丽特在宝马香车的包围中生活,周围的环境是“资产阶级奢华糜烂”的活标本。她本人不仅红透半边天,更拥有牢靠的资助人。设想一下,这位女子比较理智的做法是在“体制内”巩固自己的地位,扩展一点自由度,同时积累金钱与人脉,为日后全身而退做好准备。果真如此,小说就成了一部单纯的堕落史,所以需要爱情的绽放成为悲剧诱因。

玛格丽特生病期间,青年阿尔芒每天都来探问病情,却没留下自己的姓名。等到玛格丽特病愈之后,他再次前来拜访,二人萌发了爱情,且发展迅速。在阿尔芒看来,心上人虽然失足成为妓女,过着放荡的生活,但内心还是纯洁的。他们的交往先是让阿尔芒在经济方面不堪重负,之后又破坏了玛格丽特与赞助人的关系,最终女子抛弃一切,与爱人在巴黎郊外同居。玛格丽特全心全意地爱着阿尔芒,舍弃了过去所有奢华的习惯。

好景不长,阿尔芒的父亲找上门来,他单独与玛格丽特会面,表示二人的关系会影响阿尔芒妹妹的婚姻。玛格丽特选择离开,却没有将真相告诉阿尔芒,后者以为爱人变了心,陷入自暴自弃的境地。他为了报复玛格丽特而追求她的女仆奥林普,挥霍浪费,做了各式各样的荒唐事。最要命的是,阿尔芒和他的新情妇用了许多龌龊的手段对玛格丽特进行攻击。其后虽然出现一些波折,却未能挽回什么,最终茶花女在长期的痛苦之后死于肺病,阿尔芒得知全部真相,陷入不能自拔的悔恨之中。

这本小说深深吸引了威尔第(原因有很多,且容后述),他将其选为题材,由皮阿维(FrancescoMariaPiave)改编剧本,以供歌剧演出。虽然这部歌剧通常被称为《茶花女》,其实作曲家是将剧名定为《失足女》,或《迷途之女》,乍看之下带有一层堕落的意味,其实是表现出作曲家对于人物的同情。

从小仲马的《茶花女》到威尔第的《茶花女》,故事的基本结构不变,人名的变化也无关紧要:“玛格丽特·戈蒂埃”变成了“维奥列塔·瓦蕾瑞”,“阿尔芒·迪瓦尔”变成了“阿尔弗雷多·吉尔蒙特”,凡此种种。主要的问题是情节方面的改动,以及人物性格特点的变化。正如在威尔第的《奥塞罗》中,伊阿古和苔丝狄蒙娜的性格与莎士比亚的原作有所不同(尤其是前者),但这并没有影响整部作品艺术质量。情况在《茶花女》中或许还更好一些。这部小说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并不像《奥塞罗》那样崇高,内容、篇幅也不似某些名著那样深刻、宏大,改动时的压力相对小一些(这是很重要的,古诺的歌剧《浮士德》常伴随着将原作肤浅化的评价,其实也是原作太难处理)。更重要的是,无论情节,还是人物的变化都充满了说服力,简洁,虽然剧本的描绘不可能像小说那样细致,却也保留了原著的神韵,并减去了小说中一些让人不舒服的地方。

威尔第的歌剧分为三幕的剧情中,故事以维奥列塔为中心,整体上是她与阿尔弗雷多两人的情节支持全剧;男主角的父亲乔治奥也有不少戏分,他与维奥列塔的对手戏成为第二幕的主干。剧中出场的人物不少,主要人物却仅有这三个,同原著相比,人物间的关系与冲突都放在了更加靠前的位置。当然,这也是剧本在情节方面的变更所造成的。作品三幕的场景与内容分别为:第一幕,维奥列塔客厅中的晚宴。维奥列塔与阿尔弗雷多相识,萌发爱意;第二幕,巴黎郊区的宅邸。两位主人公已在那里同居,乔治奥出现,维奥列塔与他对峙后离去。第二幕的第二景转回巴黎的社交界,阿尔弗雷多试图挽回心上人,遭拒绝后当众羞辱她;第三幕,维奥列塔的房间。女主人公已垂危病榻,得知真相的阿尔弗雷多赶来,二人再次沉浸在幸福中,随即维奥列塔死去。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32期(2011-01-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