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新书推荐 > 爱乐 > 爱乐2011年第3期 勃拉姆斯
404
爱乐2011年第3期 勃拉姆斯

本期杂志简介:

 

◎李峥

 

在这里,我想首先推荐《寻找朱晓玫》一文,它介绍的是一位在国内罕为人知的、对艺术不懈追求的钢琴家朱晓玫。文章以作者赴巴黎对她的探访为线索,让人们了解到这位演奏家的坎坷经历和感人故事,以及她的艺术成就,特别是她的艺术理念:"千万不要宣传我……还是多说说音乐吧。"对于她来说,音乐是唯一首要的,所以她抛开名利,将自己全部的生命投入到音乐之中。--在本文之后,附有一篇介绍朱晓玫演奏巴赫《哥德堡变奏曲》的文章。

 

此次马慧元女士的"音乐杂谈"以伯恩斯坦为中心,介绍了这位指挥家在音乐教育方面的杰出贡献,包括:从"无一字无来处"说起、什么是古典音乐、音乐和语言。据我所知,不少初入古典音乐之门的人都会问一个问题:"何为古典音乐?"我想,他们应该能在一定程度上从这篇文章中找到答案。而非常有趣的是,当年海涅说:"语言停止的地方,就是音乐开始之处",现在本文作者说:"……在音乐终止之际,语言可以站出来伸出援手",这两句同样经典的话,在我看来是一种互补。

 

"在西方音乐史上,有几个重大的分期,关系到音乐基本构成模式的'典范转移'",这是《音乐史上的典范转移》一文中提出的观点。在这篇饶有趣味的文章中,作者从文艺复兴鼎盛的加布里埃利一直讲到现代派音乐的开创者德彪西,清晰地概括出了音乐史上的历次转折,可让读者从专业角度对音乐的发展有一个宏观的认识。

 

从本期开始,将有一个新的名字出现在杂志中--来自布鲁塞尔的罗文,她目前正在比利时学习管风琴,本期"海外传真"栏目登载的随笔《管风琴学习三部曲》,就是她对自己学习过程的记述。罗文的文笔自由随意,清新自然,洋溢活力,作者在文中所记的一些经历,令人忍俊不禁,为杂志带来轻松的气氛。

 

"音乐课堂"栏目的文章是"羽管键琴家的启发"。张弈明先生的文章始终如一地将专业性的知识与趣味性的文字恰到好处地结合在一起,甚至可以让没有学习过音乐的人读起来兴致盎然,这样的功力令人不得不由衷佩服。本期中的"爱乐笔记"栏目,还收入了他的一篇短文《莫扎特〈安魂曲〉听后》,谈到了自己的一些独特想法,其中涉及了莫扎特在哪里搁笔这样的扑朔迷离的问题。

 

其它各栏目的重点文章包括,"早期音乐"《马肖:法国"新艺术"的伟大作曲家(一)》、"现代音乐"《聆听传奇女性:加利娜o乌斯特沃斯卡娅》、"纪念册"《魏玛公爵,生日快乐--发掘一首巴赫歌曲的故事》、"逝者"《男高音安东尼o罗尔夫o约翰逊》、"演奏家档案"《散记历史上的女钢琴家--克拉拉o舒曼(二)》、"乐史空间"《〈给妻子的信〉--马勒书信选(一)》、"购片、听片与收藏"《J.S.巴赫后代的音乐》等,我的《从北到南--意大利早期音乐之旅(三)》介绍文艺复兴与巴洛克之交的生活在佛罗伦萨的作曲家。

 

本期主题人物是勃拉姆斯,介绍他的《学院节日序曲》、《悲剧序曲》、《小提琴协奏曲》、《双重协奏曲》和《女低音狂想曲》;中心文章《梦也何曾到谢桥--从歌声追随勃拉姆斯的心灵》,通过对勃拉姆斯艺术歌曲的细致而系统的介绍,将这位让许多人感觉严肃的作曲家的本真揭示了出来。《火焰与晶莹--加迪纳指挥的勃拉姆斯交响曲》一文,作者针对唱片封面的设计、曲目搭配的选择以及对四首交响曲的演绎等方面,介绍了加迪纳最新录制的勃拉姆斯系列,当然,也是在国内爱乐者中颇有争议的版本。

 

说到对加迪纳指挥勃拉姆斯的争议,让我很想在这里赘言几句。个人觉得,国内的人们(当然包括爱乐者)普遍存在思维定势,即"非此即彼"和"步调一致",自己不喜欢的就会全盘否定,自己喜欢的如果别人不喜欢,就会心里老大的不痛快。还记得有次我把给一本广州杂志写的关于自己收集马勒唱片的文章发到网上,就有人说那篇文章起到误导作用,只不过是因为我所收集的版本不符合他所认识的马勒。--这里我不想多说什么,只是觉得大家应该建立起一种新的思维方式,也是两点:"相互包容"和"求同存异",另外,尤其关于唱片版本的文章,是不可作为评判标准的,充其量也就只能作为参考,因为每个人的选择是不一样的,而且每个人可以有各自不同的选择,这是一种自由。

 

 

 

回顶部